時尚、娛樂、家居

她因小三之名至今未婚,讓馮小剛神魂顛倒,姜文彭于晏也不能自拔


猿始娛樂昨天寫了一篇翁虹的文章,小編原本以為沒有幾個人會記得她:沒想到早晨起來一看已經有100多萬的閱讀量;花了一個多小時才看完全部的評論,其實在評論里很多人都...

- 2019年11月06日00時00分
- 猿始娛樂

猿始娛樂

昨天寫了一篇翁虹的文章,小編原本以為沒有幾個人會記得她:

沒想到早晨起來一看已經有100多萬的閱讀量;花了一個多小時才看完全部的評論,其實在評論里很多人都提到了同一個名字—許晴!

她和翁虹應該差不多的年紀,但相對於翁虹的洒脫,許晴年過50還有滿滿的少女感,是很多人可遇不可求的!

2019年的1月是許晴的50歲生日,她在自己的微博里給自己寫了一段話:

許晴的除法人生:後知後覺的我花了點時間坐在小城堡里,過程了自己的前半個世紀的經歷;20歲的我像個10歲的小孩,別人眼中的我優秀,幸運,而我只是乖乖完成作業而已;30歲的我度過了在15歲青春期經歷的迷茫和小慌張,生氣就撂挑子,委屈了就想哇哇哭;在我40歲的時候才體驗到了20歲時候離開學校踏入社會的勇氣,那會唯恐天下沒有發現我長大了,端莊極了,本質上還是會回房間在抹眼淚,就是死挺著不露怯的心態;

今天的我50了,我的人生多了一份25歲的篤定,淡然和擔當!

提起許晴這個名字,大家的第一印象除了性感,還是性感!

許晴的長相是所有中國人都喜歡的那種喜慶、嬌憨的長相,她的眼神中也透出一股如「野馬一般」不安分的氣息,上一次她上熱搜的時候,還是因為「邪不壓正」里風情萬種的姨太太,因為那句#50歲的許晴,完美的臀型#,

她只是在電影中那個昏暗的小房間裡,傾身一臥就勾走了姜文,彭于晏以及大螢幕前所有觀眾們的魂!

當時的姜文是這樣說的:

他的這個片兒,除了許晴,沒人能演!

2015年的時候許晴出演了馮小剛的「老炮兒」,在片中她又媚又狠,辦事幹練,遊刃有餘,演起激情戲媚態百生,遇到大事頭腦冷靜眼神凌厲,用馮小剛自己嘴裡的話說:

在我們的那個年代長大的孩子,許晴就是我們的夢中情人!

許晴在影片里的角色會引起人的遐思,嬌憨天真,風流天成,像極了不知凡間滋味的金絲雀;她在上節目的時候眼睛巴巴的凝視著嘉賓,配上許晴眼波中入骨的媚氣,讓身邊的小鮮肉毫無招架之力!

但就是這樣一個和這個世俗格格不入的女人,偏要故作姿態的把旁人都襯托的庸俗不堪,年過半百,還在銀屏上魅惑眾生!

50歲的許晴是金馬影后,更是一個男人的尤物,她瀟瀟洒灑的一個人生活,極為低調,很多人都在詢問:

為什麼許晴可以不老?

為什麼男人們都愛她?

為什麼討厭她的人也不會傷她分毫?

為什麼這個低調到骨子裡的女人數10年如一日還是保持著這樣的天真?

老天爺賞飯吃是一碼事兒,但是自己能夠活的漂亮才是真本事啊!

這對這個50歲的」老妖精「許晴來說,這一點比誰都清醒!

1969年許晴出生於北京,她成長於北京外交學院大院,是一個妥妥的大家閨秀,她的母親是總政歌舞團舞蹈隊的隊長,她的父親是一個高級軍官,她的外婆,她的阿姨,她的姨夫,都是首屈一指的知名的外交官;在這樣一個正統的軍人家庭里,許晴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1988年的時候,19歲的許晴收到了兩份錄取通知書,除了國際關係學院的通知書之外,還收到了一份北京電影學院的通知書,沒有和家人商量,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北京電影學院,成為了電影學院88級表演系的學生,她出道後的第1部戲就是和陳凱歌合作,拍了是一部艱澀難懂沒有在中國大陸上映的電影,那個時候的許晴還有這樣的嬰兒肥。

2000年的時候,央視版的「笑傲江湖」里,她扮演了任盈盈,這一幕成為無數男生心中的夢中情人,在電視劇里,她嫵媚又天真,她既有武俠兒女的英氣,又有女人身上特有的嫵媚嬌氣,她被金庸誇讚為是演的最好的任盈盈。

我們看一下許晴的作品表,許晴出道了數十載,但她的影視作品只有那麼幾部,但其實她的每部作品卻都有讓人深刻的印象,在別的女演員都趕著搶片約和露臉的時間,她卻躲在房間裡認真的挑選劇本,用她自己的話說:

」我是很挑剔的,現在市場很混亂,真正好的作品其實寥寥無幾,連三觀都不正的戲,我為什麼還要去接他?」

在她出演任盈盈的時候,其實她已經32歲的年齡,在別人看來30歲多歲的演員已經不再是一個女演員的黃金周期,很多女演員在30多歲的時候,要麼就找個豪門就此擱淺,要麼轉型做後期,但是許晴卻選擇完全不一樣的道路,她投奔到話劇的舞台繼續和自己較勁,在「如夢之夢」里,她出演了一代名妓顧香蘭,以40多歲的年齡帶著一幫少女在台上縱情張揚。

用許晴的話說:

「我和如夢之夢的顧香蘭,其實性格一點都不像,處理方式也不像,我絕對不會像她把生活過得那麼慘!」

這句話里藏著許晴的傲骨錚錚,也顯示了她的大女人本質,她從來不是一個等得人疼的小公主,她的生活哲學裡有了自己的瀟洒和堅持!

在許晴24歲的時候,拍攝電視劇的中間她和王志文相戀了;那個時候的她芳華正好,為了王志文她選擇孤注一擲,但王志文後期去叛逃到上海去發展,兩人分居兩地最後不了了之。

後來許晴遇上了北大才子劉波,這段感情幾乎成了演藝圈的笑話,劉波是北大哲學系的高材生,師從季羨林。而當時的許晴就愛上了劉波的一份才華和深情,然而劉波卻對許晴隱瞞了自己的婚事,那個時候的劉波早已結婚,還有一個女兒,許晴無緣無故就背上了小三的罵名!

得知真相後的許晴,被逼的在國外隱藏了很多年;但是倔強的她卻始終沒有說出別人半個不字,留給媒體的只有那草草的幾個字:

「我的確和劉波談過戀愛,他給我很多的美好,但結果真的不重要!」

50歲的許晴說之前她會覺得女人相夫教子是一個歸宿,但現在的她不這麼想了,她不想去找歸宿,她的歸宿就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她現在才會活的這麼開心。

如此洒脫的心態讓現在已經50歲的許晴活得格外的瀟洒,歲月並沒有對她下手,她也從來沒有苛責過自己的過去。

2019年9月,許晴身著旗袍上了「男人裝」的封面,閱盡天下美色的「男人裝」這樣說她:

尤物天成,從自我到你和我,有女妖且麗,婉轉小溪旁,酒微醺,妝半卸,春光乍泄!

遇上了許晴就連「男人裝」也變得酥軟萬分,一改往日袒胸露背的裸露風格,照片里的許晴濕發嫵媚,旗袍端莊,靜如油畫,偏赤裸著一雙白色的足,端的風情無限。

在她的身上我們看到了三分天真,三分嫵媚,一半風塵,一半明媚,現在的她無需裸露,已經儼然一位絕世佳人,亭亭玉立!

寫到最後的時候,在網上看到了一段對許晴的評價,是這樣的:

如果可以,誰願意長大,所有成長的雞湯都是被逼的,但凡能不妥協,冒天下之大不韙,保持著孩子氣的人都是傷得起的勇者。

刪繁就簡,至純至朴,那些鏡頭前的偽善諂媚,人際里的算計尖銳,在許晴這裡都被換成了溫柔和坦然。

年過半百的她,卻好似歲月的神秘情人,雖然看起來漫不經心,卻依然能夠艷冠京華。

無論在螢幕上的她,如何的風情萬種,在台下的那個她,永遠都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不會隨波逐流,也許這才是許晴身上最大的魅力!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