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家居

神農架深處,為何會被列為禁區?只因一神秘現象,科學都不能解釋


花開無田北緯30度,地球上一條極其神秘的緯線。它經過的區域,從文明上包含了古埃及、古巴比倫、古印度、古中國四大文明古國;而從地理因素上,它經過的區域大河入海、山...

- 2020年2月28日
- 花開無田

花開無田

北緯30度,地球上一條極其神秘的緯線。它經過的區域,從文明上包含了古埃及、古巴比倫、古印度、古中國四大文明古國;而從地理因素上,它經過的區域大河入海、山川怪異,奇觀絕景比比皆是,尼羅河、長江、幼發拉底河、密西西比河都在此緯度入海,百慕達死亡三角、加州「死亡谷」更是波譎雲詭,令人膽寒。

而在我國境內,北緯30度線除卻經過了黃山、廬山、峨眉山之外,神農架亦分布在此緯度附近,關於神農架一樣也是充斥著神秘色彩。

神農架位於湖北省西部邊陲,也是我國唯一一個以「林區」命名的縣級行政區,在神農架林區,地理環境優越,既有世界地質公園,還有國家濕地公園,國家自然保護區,這都得益於神農架地區落差大、降水足、生物多樣性的地理條件。

但鮮有人知的是,在神農架內部深處,即便是在科技發達的今天也依舊被列為禁區。究其原因,則是「得益於」歷史悠久的神農架野人傳說。

在世界各地,關於野人之說並不鮮見,喜馬拉雅山的「耶提」,蒙古的阿爾瑪斯人,西伯利亞的丘丘納等更是不勝枚舉。但與神農架野人這般系統化、歷史記載眾多的卻少之又少。

在《山海經·中次九經》中,便有提及熊山(也就是今神農架),有長發、健走、善笑的「贛巨人」一類動物;隨後的《爾雅》《楚辭》之中亦都有關於「野人」的論述。

及至近代,民國四年(1915年),在神農架地區更是發生了一件號稱「王老中與紅毛女」的故事。

在傳聞之中,以打獵為生的王老中,在上山打獵之時,本在一大樹旁小憩。未成想,就在他睜眼之時,卻見身高2米之餘的紅毛怪物,儘管他下意識的拿起獵槍要開槍,可速度比起紅毛怪而言顯然慢了不是一點,最終獵槍被毀,他本人也成為了「野人」的戰利品。

在交合之後,一年左右紅毛野人生下了小野人。而王老中自然想著千方百計的逃離,卻無奈都逃不出山洞,好在在他的訓練之下,他們的孩子「小野人」漸漸長大一日趁女野人不察,他令小野人搬動石頭,逃離山洞,女野人在知悉後追趕王老中,不注意之下掉落懸崖,最終王老中得以逃出升天,面對消失數載卻突然回到家中的王老中,其家人無不目瞪口呆。

這個故事的真偽並我們無從查證,但至少可以確定對於神農架林區存在神秘「野人」是持有懷疑態度的。

也正是在這些流言之下,1956年一個名喚王聰美的12歲小姑娘,又在放牛途中聲稱發現了「人形生物」併合數人之力將其制服,不過後來經查證這個生物不過是短尾猴;但此後的二十多年裡,關於神農架林區野人的報導卻日漸增多。這些報導從野人腳印、野人毛髮等等方面不勝枚舉。

最終1977年,湖北省聯合中科院組織了一支規模宏大的野人考察隊,前往神農架林區內部深處考察,希冀能夠有所發現。這次的考察隊之中,不僅有科研機構的專業人員,還有部隊出動。

最終在這次歷時140天的考察之中,雖然未能抓獲活體野人,但對於「野人」卻搜集到了大量的資料。這些資料之中既包括李健、龔玉蘭等人發現的有別於大猩猩、黑猩猩等靈長目動物的毛髮;還發現了清晰的野人腳印,對於腳印的分析也指向與兼具人、猿類的靈長類動物,似乎這一切也從側面證明了神農架林區存在「野人」、

但從科學研究的角度而言,這種說法顯然是妄斷,沒有實體,便定論自然不能服眾。不過就在質疑聲與肯定論此起彼伏之時,1980年,考察隊又一次發現了成群的野人腳印,以及野人的窩。

但沒有直接證據,依舊是野人存在與否的爭論焦點。這時不僅僅是國家層面,在個人層面也出現了一批個人前往一探究竟。1986年,攝影師王方辰只身前往,最後卻無功而返;隨後有著民間找野第一人之稱的張金星,更是變賣家產,紮根神農架。

但需要明確的一點就是與瘋狂的找尋相比,活體野人的蹤跡卻依舊未有發現。更有意思的一點是,近來人們「冷靜下來」之後,開始懷疑這是不是就是當地旅遊部門為了帶動旅遊而造的噱頭?甚至還有人開玩笑道,自從2000年手機、相機 普及之後,包括不限於神農架野人、喀納斯水怪這等奇異之事都幾乎都沒有了。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