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家居

西遊路上發現一幅古畫,專家:這才是孫悟空的真模樣


有畫說藝術關於西遊的研究有人發現如今除開「紅學」之外,竟然興起了一門「西學」——西遊記學術研究,而且研究「西學」的熱度還不低。大家都知道「紅學」如今已經成為一門...

- 2020年3月08日
- 有畫說藝術

有畫說藝術

關於西遊的研究

有人發現如今除開「紅學」之外,竟然興起了一門「西學」——西遊記學術研究,而且研究「西學」的熱度還不低。

大家都知道「紅學」如今已經成為一門很正式的學問了,以前大家覺得這西遊記畢竟是講的神鬼傳說,不像紅樓那樣涵蓋了什麼醫學啦經濟啦之類的現實價值在其中,誰會閒得這麼不自在要從神鬼傳說當中去研究學問呢?

孫悟空

其實,有關於西遊的研究從古至今就有。如果不把「西遊」僅僅局限於吳承恩那本小說的話,從玄奘取經之後起就有人開始研究了。

關於西遊的研究可以分為兩條路線,第一是研究玄奘西遊這一歷史事件,第二則是研究西遊這一傳說故事。

西遊考古之路

玄奘

那麼,如此一來也可以說吳承恩算是研究西遊這一傳說故事最為成功的人,因為他歸納整理了在此之前所有關於西遊傳說、並寫出了這本偉大的名著。

史學家已經證明吳承恩其實並非西遊的獨立作者,甚至有學術認為吳承恩只不過是將有關西遊的故事拼湊了起來,算不得真正的「創作」,因為早在明代之前各種西遊的戲曲和詩話中就已經有了比較完整的西遊故事存在。

孫悟空

而現代的「西學」研究者則更多的是通過傳說故事的形成脈絡、去考證玄奘西遊的真實歷史。

為什麼通過傳說故事也能考證歷史呢?這是因為傳說故事的形成,必定是經過了從史實到故事的逐漸演變,所以,歷史越早版本的西遊故事,就越接近西遊的史實,這也算是一條特殊的考古之路。

「猴子」的傳說

古壁畫

在以前的「西學」研究中都當孫悟空是臆造出來的,認為除開玄奘是史實人物之外其餘取經者都是虛構的。

但現代的「西學」專家卻認為要考證取經歷史,一定要研究孫悟空,因為他絕對是一個真實存在而且是西遊全程的親歷者,因此有學者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證明這隻神猴的存在以及他在西遊中的對應真實角色。

古畫中的孫悟空

專家發現在宋元時期的繪畫中,玄奘的隨行者才開始變成了猴子的模樣,說明在宋之前已經有了玄奘隨行者是「猴子」的傳說。

孫悟空的真模樣

宋代的古畫有了頭戴金箍的猴頭人身形象出現,而元代的繪畫則已經有了手持金箍棒的猴子出現,說明到元代的時候西遊的故事就已經定型,不但有了孫悟空還出現了八戒沙僧等同行者。

元代西遊繪畫

而在西遊路上考古發現了一幅更早的古畫,大約是一千年前西夏時期,其中所畫的玄奘取經就已經是兩個人同行了,其中的一個就是模樣有些像猴子的人。

那時候距離真實的西遊也就才過去幾百年,因此可以推斷出真實的西遊絕非玄奘一人獨行,但古畫中的那個隨行者並非猴子,而是一個髭髯茂盛的僧人,只是看上去有點像「猿人」的感覺。

古畫局部

這是考古發現的最接近真實西遊時代的繪畫了,距離真實的取經僅過了兩三百年,而從繪畫中可以看出那時候人們還沒有「訛傳」出有神猴伴隨玄奘的故事來。

專家認為這幅最古老的「西遊記」繪畫中所繪的那個玄奘跟隨者,才是孫悟空的真模樣,也證明了後世傳說的「孫悟空」事實上並非猴子——專家認為這幅古畫中那個模樣有點像「猿人」的髭髯茂盛者,其實是一個異邦僧人,譬如哈爾濱師大學的專家張錦池教授就表示孫悟空不是猴子、而是一個叫石磐陀的僧徒(即胡僧)。

印度苦行僧人

專家認為玄奘出發時的確是孤身西行,但他在回來的時候,不但帶回了真經還帶回了數位來自異邦的僧人,這些異邦僧人都是髭髯茂盛,這些模樣明顯異於中原人士的僧人被稱為胡僧,這些僧人打扮怪異經常頭戴金屬飾物(這些打扮在今天的印度僧人、特別是苦行僧的身上還能看到)。

猴子的進化

「胡僧」一詞的來源有兩種可能,一種解釋是,古人稱域外之人為胡人,因此異域而來的僧人自然就叫胡僧;一種解釋則認為正是因為他們髭髯茂盛鬍鬚滿面而被稱為「胡僧」。

古畫

由於歸來時玄奘身邊有這種模樣像「猿」的胡僧,人們可能就開始傳言西遊路上玄奘是有「神猴」模樣的人相伴。

但在開始的幾百年間人們只是說這隨行的人是像「猴子」,因此古畫中的形象也依舊是人,但在後來的千年流傳過程中,就完全偏離了事實,「神猴」模樣的人也就完全「進化」成了猴子,到元代的時候就產生了「孫悟空」。

日版西遊

所以,專家在西遊之路的考古過程中,在對大量與西遊有關的古代繪畫研究之後得出結論:孫悟空是存在真實原型的,他並不是臆造出來的「猴子」,而古畫中這個髭髯茂盛的胡人(或僧人)才是他的真模樣!您覺得古畫中的那個胡僧真的就是「孫悟空」的真實前身嗎?

(文:luguo)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