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家居

【行走十里長山(4)】-----速寫天橋峪


玉田旅遊槐花谷王東宇妙語的槐花,五月里自由地放香領唱夏日的鳥語歡歌一嘟嚕,一嘟嚕的體態召喚野性的蜜蜂採集甜美提煉成一罐罐蜂蜜夾雜鄉野味進入超市時間唯一的牙齒把槐...

- 2020年3月26日
- 玉田旅遊

玉田旅遊

槐花谷

王東宇

妙語的槐花,五月里自由地放香

領唱夏日的鳥語歡歌

一嘟嚕,一嘟嚕的體態

召喚野性的蜜蜂採集甜美

提煉成一罐罐蜂蜜

夾雜鄉野味進入超市

時間唯一的牙齒

把槐樹咬地滿山亂竄

動靜的景觀擠入遊人的眼中

農家樂召引南來北往的車輛

碾磨吐露的不再是從前

當前,似水波不斷地膨脹、傳播

沿著網絡現代傳媒的路徑

快速地流向海角與天涯

動態的槐花,白色的牙齒

咀嚼五月的芬芳、嫩綠

品嘗山澗清澈的溪流

沸騰的青山,種下六月的花語

把撲鼻的清香當作見面禮

布展綠色瘋長的山鄉郭家屯

派生槐花節的氣氛、味道

瀰漫全域旅遊的角落、旮旯

以終極的目光送給遠方遊人

視野里一片滿滿的潔白

宣告休閒時光的全覆蓋

悠閒的槐花閃動初夏的明媚

漫山遍野地怒放點染槐花谷

白了十里長山的少年頭

蝴蝶從塵世中醒來

匆忙隱入茂密的花叢

小鳥穿行在槐花間

討論、猜想遊人的內心

雄雞帶著母雞走向產蛋期

遊人漫步,夏風拂面

培養賞槐的好心情

槐花是最好的美學老師

誘導遊人在槐花谷認識自然

險峻處的槐花,驚心動魄

牽引無數的目光

敲打五月的陽光

照耀豐盈而充溢的槐花谷

老槐樹圖釘那樣釘在懸崖邊

書寫發育的過程與艱難

槐花開的日子

優美與崇高相遇枝頭

暢談生存哲學

與英雄主義的未來

演繹為槐花谷的形象大使

採集天南地北遊人的大數據

豐富心靈並不潦倒的遊人生活

各自窺見狹窄的人生狀態

放鬆緊張、焦慮的心情

和都市擁擠的煩躁

允吸豐饒的負氧離子

遙遠的槐花,生長在童年記憶的屏風

眼前鵝黃的五月,像水霧似輕煙

輕輕覆蓋在十里槐花谷

山脊上穿行收視率的逐漸飽滿

認識無數樹梢與枝頭養大的山谷

簇簇叢叢的槐樹站滿山谷

夏兒到槐花谷,潔白滿山流

往遠處看,槐花谷是一片蒼茫

槐花熱烈地盛開

伴著風,冒著雨覆蓋山坡,漂白山谷

往近處看,槐花谷是一片清新

遊人拿著相機快速聚集

站在花叢,重溫似曾相識的童年

消費休閒時光和槐花谷的甜美

速寫天橋峪

王東宇

我曾經去過天橋峪三次。第一次在鄉政府工作時布置森林防火,遠眺一次天橋峪。第二次是陪著省文物專家復察天橋峪附件的古堡遺址,遙望了一次天橋峪。第三次是按照市旅遊局的工作安排,調查鄉村旅遊資源,近距離實地考察了天橋峪,真正體驗了天橋峪的獨特之處。

夏日登臨天橋峪,山重樹復疑無路,披荊斬棘又一徑。登天橋,只有一條羊腸小路,茂密的酸棗樹、荊樹、雜草縱橫交錯,將其隱蔽,很難找到這條路,艱難的跋涉在灌木叢中,向前每邁一步都要付出代價,手被棗刺扎出血,胳膊劃出道道傷痕,衣服被劃破,腳踩樹枝艱難行進,想起魯迅先生名言:世界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我所走的路根本沒人走過,是開創之旅,行走起來寸步難行。天橋峪植被茂密,鬱鬱蔥蔥,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這是眼觀的效果。天橋峪近在咫尺,目光抵達天橋,卻不能身臨其境,退路已無,向前!向前!偶爾遇到一顆土杏樹,俗稱麥黃杏,不受農藥污染,綠色環保,麥子黃時它就熟了,人難以到達,熟透了,自然落地,自生自滅。黃橙橙的欒樹花與粉紅色的榕樹花交相輝映,給濃濃的翠綠增添色彩。我穿行在灌木叢交織的綠蔭下,真正的「綠色通道」……歷盡千辛,登上了天橋,圓了多年的夢想。

天橋峪因獨特的天橋而聞名,位於玉田城東偏北14公里處。山雖不高,但因有天橋,自然有了靈氣。山呈凹狀,南北走向,南寬北窄,峪名因自然形成的天橋而得。天橋長5米,最窄處寬0.4米,懸空突起,橫空出世,顯示崇高、險峻、陽剛,無限風光在險峰! 成為玉田難忘的自然景觀,也是京東奇觀!因藏深山,險遠,人跡罕至,環境無污染,無破壞,原生態:深深的綠意渲染出濃濃的生氣,淡淡的花香飄蕩出烈烈的詩情。

天橋峪屹立在六月的陽光下,籠罩在濃濃的綠蔭中,當我撫摸天橋,接近歷史深層,既熟悉又陌生。天橋峪附近有連環山洞,口小洞深,多條山洞相通,神秘、陰森、寒冷……抗日戰爭時八路軍傷員在此養傷,留下紅色的記憶。

兩山夾擊形成天橋峪峽谷,谷底散亂不規則的石頭,千百年來被山洪沖刷,形成黑色的記憶,拿起任何一塊石頭,就是握住一把故事,內容任你想像、添加,感覺歲月滄桑,人生苦短和生命的脆弱。石縫間頑強生長的灌木叢,昭示人類向上不屈的精神。

在天橋峪體驗:寧靜方能致遠。淡泊和寂寞就如同樂曲中的休止符,列車前進的停靠站,保受生活之累的人們可以藉此息其筋骨,養其心態,自然地進入「靜坐無牽掛」的境界。

大自然既簡單又複雜。莊子觀魚,魚望莊子,一個活的複雜,一個活的簡單。不管選擇哪一種,大自然都給一條活路,順其自然,一目了然。天橋峪,水澄澈、甘洌,本色樸實,包容一切,水在沉靜中眷戀山地,在沉默里流遍世界。

天橋峪之行,醉氧之旅,清新的空氣,可以無償無限量地消費,久居都市的人,到這裡放鬆心態,聞到泥土氣息,告別擁擠,刷新煩惱,複製輕鬆……只要稍加整理,通向天橋的路,天橋峪將變成休閒的新空間,在天橋上靜靜地坐一會,吸一口山間新鮮空氣;看一眼濃郁的翠綠;放鬆一下疲憊的心;渴了喝一口清涼的山泉,餓了采一枚山果,領略慢生活、慢旅遊的節奏,和無目的、無景點之旅的真諦。實際上無景點本色就是景點,無目的本身就是目的,辯證法的兩點論,決定了思辨雙重色彩的閃光。

去名山大川是休閒,到小山溝天橋峪登天橋賞綠也是獨到的休閒。從一根草,一片葉,一簇榕樹花,甚至微風中蕩漾的樹梢,看出美麗,感到無限的愉悅。休閒時代,生活中每個角落都有休閒元素,關鍵在於理解、發現。是眼睛發現了火,才有光的讚歌。眼睛發現休閒,豐富休閒,用心去完善休閒理念,理解休閒,人生才會輕鬆、完美!

走進天橋峪,進入休閒,從青山綠水間飽吸山鄉氣息,山下看著是霧,近了聽著是煙,聞著似乎是雨,置身其中,仿佛在雲的故鄉。

作者簡介

王東宇,河北玉田縣人。先後在《唐山文學》《唐山勞動日報》《中國旅遊報》《中國文化報》》《詩刊》《當代人》《北方作家》《河北日報》等多家報刊雜誌發表詩歌、散文、小說七百多篇(首)並多次獲獎。

嚴正聲明

未經官方授權,其他媒體或個人不得私自轉載或抓取本公眾號信息。轉載請註明出處,如若發現信息不實、不全等,對我局造成負面或不良影響,將予以追究相應責任!

我在這裡等你喲!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