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家居

從南疆到北疆 獨自穿行新疆第26天


路上一隻眼出門第26天,一路走來,我從抵達烏魯木齊第一日的戰戰兢兢變得從容與享受,但變的只是我,這裡的世界短期內未曾發生絲毫改變。是的,世界沒變,變的只是踏上這...

- 2020年4月05日
- 路上一隻眼

路上一隻眼

出門第26天,一路走來,我從抵達烏魯木齊第一日的戰戰兢兢變得從容與享受,但變的只是我,這裡的世界短期內未曾發生絲毫改變。

是的,世界沒變,變的只是踏上這方凈土的過客的思維與態度。只有當我們與一片土地相擁,並傾心聆聽她的聲音,我們才能知曉過去發生在她身上的一些支離破碎的故事,也才能大致明了她的人民為何會成為今天的模樣。

這趟旅途的目的地本是位於北疆最北的喀納斯,但出於對喀什地區的好奇,早在出發時就提前買好了飛往喀什的機票,於是不得不急切地離開烏市與吐魯番,抱著些許遺憾。

可未曾想到,大概是於我而言最美好的回憶都誕生在了那裡。

我熱愛南疆的一切,老城西域風情的建築、黃昏時分漫天飄香的烤肉味、無須家長監管安心自由玩耍的孩童、各色圖紋與花式包裹的女人頭巾、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手工藝匠人、一秒便讓人沉醉的冬不拉與牛皮鼓聲樂、在舌尖綻放出絲絲薄荷味的淺黃色茶水……當然,還有我最愛的塔吉克族人們生活在那裡,他們置身於雪山腳下的高山草甸,策馬奔騰、隨風起舞,也感謝他們的熱情依然澄澈。

在喀什高台民居,同行者一段歷經七年的故事畫上了圓滿句號,為我這位見者證贏來了來自維族老婦人的第一枚吻;在迷途問詢公交的途中,我又收穫了另一枚來自3歲維族小女孩的意外之吻;在塔吉克族婚禮上,與塔吉克族男子共舞被他雙手戴上自己的花邊圓形高統帽;在喀什老城理髮店洗頭髮,維族小伙主動給我卷了頭髮,並用翻譯軟體問我結婚了嗎……

新疆xin在這裡開始,也大概在這裡結束了。

現在的我穿行在旅途第26天的列車上,這是一趟開往北疆最北地區的列車,但我反而沒有當初那麼期待。早上10點多一覺醒來,列車上的乘客已經所剩無幾,窗外也不再是如南疆那般的漫天黃沙,而是一片片被白色籠罩的荒野。

離開了南疆,從此我的心裡沒有北方。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