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家居

它曾是世界No.1,比成都安逸、比蘇杭秀美,倦了就去小住幾天


愛旅遊的哆啦如果說,江南是人間最後的水墨畫,那揚州,就是水墨里欲說還休的留白。當越來越多人為了尋一則江南故事,而湧入蘇州杭州時,他們也許不知道,揚州,才是最江南...

- 2020年4月05日
- 愛旅遊的哆啦

愛旅遊的哆啦

如果說,江南是人間最後的水墨畫,

那揚州,就是水墨里欲說還休的留白。

當越來越多人為了尋一則江南故事,

而湧入蘇州杭州時,

他們也許不知道,

揚州,才是最江南。

揚州,城在園中,園在城中,整個城市就是一個大花園。

春天,就是活在調色板中,五彩斑斕,人們都以為煙花三月下揚州,揚州四月最美。

但五月去一次揚州,才發現揚州的人並沒那麼多,擠爆了的餐館也不再是人滿為患,漫步鮮少人煙的街道和宅院,只有幾個閒適的揚州的老人喝著茶嘮著嗑。

讓人忍不住愛上這的寧靜、清逸。

真正的揚州大抵應該是這樣的吧。

如果生活殘酷,

累了倦了,不如就到揚州小住幾天吧。

累了,就去揚州尋找詩和遠方

就像古今文人墨客,

在這裡流連忘返。

隋唐盛世時,除卻長安,

天下城市沒有一座能超過揚州,

時人贊曰「揚一益二」,

如今人人稱讚的蘇杭,也要甘拜下風;

明清時期,文化地位世界第一,

時北京、羅馬、巴黎也只能落於其後。

揚州自古獨領風騷,

置身其中,仿佛穿越隋唐明清。

如今的揚州,

淡去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的氣派,

略去了十年一覺揚州夢,

贏得青樓薄倖名的浮華,

在安逸的時光里,守一方靜好。

它歷古今多少事,

都付之於笑談中。

不如就像古人一般,

在揚州,遊走漫步,吟詩作賦。

徐凝把天下月分為三份,

自作主張地把三分之二給了揚州;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

杜牧看遍揚州城十里長街,

覺得胭脂水粉沒誰比得上它。

▲ 「春風十里揚州路,卷上珠簾總不如」

張祜更是把揚州作為一生的歸宿,

擇一城而終老。

▲「人生只合揚州死,禪智山光好墓田」

李白的一句千古絕唱,

讓這裡的無限風韻流芳永存。

▲「煙花三月下揚州」

不如就找一方古街,

把流水的日子也能過成散文詩。

人們夢寐以求的江南煙雨生活,

是這裡最習以為常的日子;

在縱橫的古巷轉角,

遇見和最揚州煙火氣息,優雅而又市井。

莫管春夏與秋冬,

揚州一年四季都美成了詩!

這裡的春,

叫煙花三月;

這裡的夏,

叫蓮葉何田田;

這裡的秋,

叫蕭蕭紅葉情;

這裡的冬,

叫獨釣寒江雪。

歷史經濟的鼎盛,

深邃的文化底蘊;

天賦般的自然美景與舒適的環境,

生活豐富而又從容。

倦了,就去揚州小住幾天

運河長、鹽運商

有一種歷史叫:

在揚州

西漢時期,漢武帝在此設揚州刺史,

在南京還沒成為六朝古都之前,

這裡已是江南地區的政治要地。

直至隋唐時期,

京杭大運河的開建與通航,

揚州的歷史,從此跟一條運河相綁。

當時除了長安,

揚州城稱第二,沒誰敢稱第一。

它迎來無數慕名而來的

英雄豪傑、商賈巨匠,

送走無數遊覽至此的

王侯將相、文人騷客…

至明清時期,

揚州的繁榮又一次到了頂峰。

憑藉著大運河這一黃金水道,

鹽商因對食鹽的壟斷賺得滿缽,

其中徽商獨占鰲頭,

當時揚州的商人如過江之鯽,

它的文化地位是世界No.1。

東關影、皮市情。

有一種往事叫:

在揚州

千年經典東關街

東關街是最具人氣的一條老街,

短短1122米,商家林立、行當俱全,

恍然之間,時光流轉了1200年。

從容緩慢皮市街

揚州的皮市街千百年來,

一直保持著從容緩慢的節奏,

這裡兩邊魚刺狀間隔分布著古巷,

曲徑通幽之處,瀰漫著人間煙火味。

在這裡,有種詩意

叫西湖瘦、秦淮小

西湖瘦、秦淮小

有一種詩意叫:

在揚州

西湖一瘦,

便有了揚州的尺水玲瓏;

秦淮一小,便成了揚州的小家碧玉。

江南瘦西湖

天下西湖,三十有六,惟揚州的西湖,

以其清秀婉麗的風姿獨異諸湖,

占得一個恰如其分的「瘦」字,

兩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樓台直到山。

「二十四橋明月夜」猶在,

揚州卻在歲月的長河裡易了容顏,

瘦西湖卻還是千年前的瘦西湖。

揚州小秦淮

揚州的小秦淮古巷清波,

岸柳如煙、桃花映水,

它不是固定的景點,

卻穿梭揚州城的大街小巷。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碧如藍」,

無數人從河上拱橋穿梭而過,

宛如一道時空之門,

串起了揚州城的前世今生。

在這裡,有種風情

叫個園景、何園趣

絲毫不遜蘇州園林

個園景,何園趣

有一種園林風情叫:

在揚州

「杭州以湖山勝,蘇州以市肆勝,

揚州以園亭勝,園亭以疊石勝」。

揚州的鹽商熱衷園林,

在這裡重金建造園林。

這裡的園林既有山西大院的深遠,

又兼顧了江南園林的精巧。

個園,里有春夏秋冬

院內四季假山,

讓人恍若走過了春夏秋冬四季,

小徑掩映在竹林中,

澗谷秀木,忘卻塵囂。

何園,一步成一景

揚州的何園被譽為「晚晴第一園」,

素來與「城市山林」之說。

其間迴廊曲折、假山各異、

鳥棲庭樹等無一不令人感嘆,

完美演繹了「庭院深深深幾許」的園趣,

一廊一迴轉,一步一成景。

一座寺,千年傳

有一種信仰叫:

在揚州

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樓台煙雨中

寺廟,也是江南風光的重要組成部分。

南北朝的大明寺與隋唐時代

的觀音山香火綿延至今,

在這裡,你能感受千年古剎的厚重感。

大氣磅礴大明寺

鑒真東渡日本前,曾為大明寺住持,

因此寺廟內留存著很多鑒真和尚的痕跡,

這裡香客雲集,

到現在依舊是充滿信仰的神聖之地。

小家碧玉觀音山

觀音山依山而建,

灰瓦黃檣,它清凈恬怡,

寺中僅三五信眾在祈禱,

是避開人群享受清凈的好去處。

不知有多少古人,曾在這此吃齋祈禱。

青石板,油紙傘

有一種韻味叫:

在揚州

白牆黛瓦青石板,

細雨小巷油紙傘;

一把油紙傘,

道盡揚州小巷的詩情畫意。

揚州素有「巷城」之稱,

這裡白牆黛瓦、高高的牆壁,

曲徑通幽的小巷,鋪滿青石板,

有蘇杭不可比擬的幽靜唯美。

只有生活在巷子裡的人,

才能嗅到滿溢的煙火氣息;

只有親自穿過巷子的人,

才能讀懂它的韻味。

瓊花白,茉莉揚

有一種自豪叫:

在揚州

帝王「衝冠一怒」為瓊花

傳說隋煬帝曾夢見過瓊花,

京杭大運河開通後,

他曾乘豪華龍舟三下揚州,

只為一睹瓊花芳容。

現今,瓊花是揚州的市花,

它又被稱為月下美人,

比過國色牡丹,引隋煬帝摯愛,

而又有多少人見過它的風華!

「第二國歌」茉莉花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她旋律委婉,波動流暢,感情細膩,

這首歌舉國上下耳熟能詳,

因其特殊的地位和代表,

被譽為「中國的第二國歌」。

《茉莉花》唱的,便是揚州城,

也是揚州「市歌」。

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

有一種安逸日子叫:

在揚州

當成都、廈門高樓迭起,

曾經安逸的大街小巷,如今也充滿快節奏氣息,

緩慢的揚州,依然保持著完整的江南古韻,

街頭巷尾的廣陵一如從前。

「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

早上相約早茶,晚上一起泡澡,

是對揚州市民生活常態最細緻的臨摹。

皮包水,即喝早茶

揚州人生活悠閒,不管再忙,

都保持著早上喝茶吃早點的習慣。

亭台花木竹石,逗鳥閒聊,

慢條斯理喝茶吃點,如此嫻雅悠適。

▲揚州早茶館

水包皮,泡澡的生動描述

它成了現代人片刻寧靜的港灣、

調節身心的泊位,

一天的勞累與疲乏,

在清波碧水中蕩滌而盡。

▲東關街水包皮店

長得胖,可原諒

有一種寬容叫:

在揚州

名揚世界的揚州炒飯,

是揚州最基礎的美食,

但揚州的美食遠遠不止於此。

在揚州,吃貨是被尊重的,

每一個胖子,都可以被原諒。

品類豐盛的揚州早茶

鮮香的蟹粉獅子頭

入口即化的文思豆腐

可口的揚州老鵝

鮮美的大煮乾絲

排隊才能吃到的蔥油火燒

鮮美的高郵湖大閘蟹

人的一生,一定要去一次揚州。

不只為「煙花三月」一場夢;

不只為「二十四橋」一抹月光;

不只為遇見千年的石板路;

更為了去找尋我們漸漸失去的「慢生活」。

假裝生活,不如真生活;

生活在別處,不如生活在揚州。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