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財富

起底青海“隱形首富”馬少偉:持雙重身份靠無效文件獲千億礦權


東方財富快訊8月30日,西寧國貿大廈內,興青公司已多日無人。王飛翔攝直到被查的消息傳出後,很多青海人才第一次知道這位隱形首富的名字。但提起他的父親馬登科,幾乎沒人不知道。“他父親是青海最早一批創業而且大獲成功的(企業家)。”西寧生意人李文博(化名)說。1979年,馬登科率先帶著100多位同鄉組建工程...

- 2020年9月16日
- 東方財富快訊

8月30日,西寧國貿大廈內,興青公司已多日無人。王飛翔攝

直到被查的消息傳出後,很多青海人才第一次知道這位隱形首富的名字。但提起他的父親馬登科,幾乎沒人不知道。

“他父親是青海最早一批創業而且大獲成功的(企業家)。”西寧生意人李文博(化名)說。

1979年,馬登科率先帶著100多位同鄉組建工程隊,開始“一把瓦刀闖天下”的生涯。

同期從事房地產生意的李文博,也是這個時候與馬登科結識。在他眼裏,馬登科做事踏實,為人務實,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企業家。

“建築業是他們家族的第一桶金,老爺子承包了很多鐵路上的基建工程,這些讓我們很意外。那時候青海很窮,我們連小工程都找不到,他們都是一個小區一個小區的承包。”李文博說。

在馬登科承攬的工程中,既有鐵路職工家屬院這樣整體開發的項目,也包括一些修路運輸的“邊角料”。“不挑活”“靠得住”,這是很多同行對馬登科的印象。

李文博回憶,逢年過節,馬登科會帶著自己種的蔬菜、雞蛋拜訪鐵路系統的相關領導,“可能是靠誠意打動了對方”。

1992年,馬登科在西寧成立青海省興青工貿開發工程公司,也即後來興青工貿集團的前身。自此,馬登科從老家湟中縣一路把生意做到了省城西寧。

不久,馬登科被農業部授予中國鄉鎮企業家稱號,並參與了1993年官方組織的中國鄉鎮企業家赴美考察團活動。

第一次走出國門,讓馬登科打開眼界。1995年,馬登科投資1000萬元與美國大湖工業公司聯合成立青海大湖碳化矽有限公司。當時,這家青海少有的中美合資企業被很多人看好。但事後來看,這次投資收益並不樂觀。2013年財報顯示,當年該公司虧損42萬元,資產負債總額578萬元。目前,該公司處於歇業狀態。

在整個創業生涯中,馬登科最值得驕傲的事情之一是西寧第一高樓。1990年代,興青工貿開發工程公司建起了19層的高樓國貿大廈,成為西寧當時的地標性建築。

該大廈除兩層用於公司辦公外,大部分租賃給了政府部門,包括青海省商務廳、西寧市民政局等。

2001年,39歲的馬少偉出任興青工貿集團總經理。同年,馬少偉當選為西寧市政協委員。4年後,他正式從父親馬登科手中接過帥印成為集團董事長。

天眼查信息顯示, 興青工貿集團於2002年成立,由馬氏家族持股,其中馬少偉持股40%,父親馬登科、弟弟馬紹雄和馬紹雲分別持股20%。

插足煤礦開啟百億財富

青海105勘探隊的詳查結果顯示,一井田11.3平方公裏礦區儲藏有優質焦煤3.76億噸,估值至少1500億元以上。王飛翔攝

2001年,馬少偉獲評中國優秀民營企業家,並在同年3月當選西寧市第十一屆政協委員。盡管如此,此時的他距離百億財富依然很遙遠。

當地一位知情人士介紹,那時馬少偉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經濟實力,經常夾著個皮包往法院跑,都是一些案值幾萬元的工程款糾紛案。直到他遇到了來自陝西的金宗博。

2005年初,陝西金土地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土地公司)負責人金宗博想要在西寧租一處地方辦公,因此找到了國貿大廈的業主馬少偉。

當聽說金宗博的木裏煤礦開發項目時,馬少偉話鋒一轉談起了合作。“當時他說,為了建國貿大廈背了近一個億的債務,所以想參與我手上的這個項目。”金宗博告訴界面新聞。

這由此引發了一場持續14年的千億礦權爭奪戰。

距離西寧400多公裏的木裏礦區位於祁連山深處,海拔高達4200米,周圍諸多山峰終年積雪,這裏是黃河上遊支流大通河的發源地、同時也是青海湖入湖徑流河的重要發源地。

木裏礦區埋藏著青海省唯一的焦煤礦產資源。焦煤也稱冶金煤,是生產鋼鐵的一大質料,在國內資源非常缺乏,國內優質焦煤資源長期以來進口。

但當時木裏煤礦的焦煤儲量多少,煤質如何,尚待進一步探查。

2003年9月,木裏煤礦所屬的青海海西州政府與香港華利國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港華利公司)簽訂《風險勘探開發天峻縣木裏煤田聚乎更礦區一井田煤炭資源等項目協議書》。雙方約定,香港華利公司負責投資進行風險勘探、半工業試驗、建設年產20萬噸焦煤油加工廠等,協議總投資15.6億元。海西州政府負責協助其辦理采礦權手續、生產許可手續、土地使用手續等。

不久,香港華利公司設立獨資項目公司——青海省紫金礦業煤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紫金公司),負責木裏煤田聚乎更礦區一井田礦區的勘探開發。

實際上,公司沒有充足的投資資金——這一點,香港華利公司負責人李似龍當然心裏清楚。青海省公安廳青公信字(2006)第068號公函顯示:紫金公司注冊資本980萬港元,出資均靠借高利貸籌集,在公司成立後不久即全部抽逃。

2005年初,李似龍認識了正在青海考察項目的金土地公司負責人金宗博。金宗博做路橋起家,手上積累了近1億元資金。一個需要項目,一個需要資金,雙方一拍即合。

2005年7月12日,金土地公司與華利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華利公司將其持有的紫金公司49%股權及相應的一井田煤礦項目開發經營權,以490萬元的對價轉讓給金土地公司。其後,金土地公司再投資3010萬元用於紫金公司後續經營。

“當時靠我自己也拿不下這個15.6億的項目。但是我還聯系了河南煤業,只要完成勘探,後續開發不成問題。”金宗博說。

木裏煤礦一井田煤礦項目的詳查結果也印證了他的判斷。青海105勘探隊的詳查結果顯示,一井田11.3平方公裏礦區儲藏有優質焦煤3.76億噸。以當時焦煤400元每噸的坑口價估算,這片礦區估值至少1500億元以上。

2005年7月4日,紫金公司董事長李似龍任命金宗博為公司總經理,負責公司在礦區的勘探運營。

靠無效文件拿下千億礦權

馬少偉提出合作後,金宗博選擇了拒絕。但讓金宗博沒有想到的是,馬少偉並未就此放棄,反而從李似龍手中打開了缺口。

兩周後,2005年7月25日,華利公司又與興青公司簽訂《股權收購合同》和《補充協議》,約定興青公司以1500萬元的對價,收購華利公司持有的紫金公司95%股權及相應的一井田煤礦項目開發經營權。

但協議簽訂後,興青公司僅支付了120萬元。

“當時,簽署這兩份協議時,我根本不知情。馬少偉甚至還借走了公司公章。”金宗博說。2006年1月6日,紫金公司退還馬少偉120萬元,並送達通知,宣布合同無效。

但此時,馬少偉已經快速完成了對木裏煤礦一井田煤礦項目的實際控制。青海天峻縣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書顯示,馬少偉因侵害紫金公司管理權,被法院要求撤出天峻縣木裏煤礦。

2006年5月10日,李似龍被青海省公安廳以涉嫌抽逃資金罪、非法采礦罪和合同詐騙罪控制。但青海省人民檢察院隨後以事實不清為由,未批准逮捕。

2006年8月7日,馬少偉與李似龍簽署《和解協議書》,再次確認興青工貿公司對木裏煤礦聚乎更礦區一井田的控制權。

“這份和解協議就是在李似龍已經被控制的情況下簽的,公章是後來蓋上去的,當時我第一次見識了馬少偉在當地深厚的政商關系,後來我找到他說,一起合作也可以,你做大股東拿大頭,我拿小頭,但是人家要全部吃掉。”金宗博說。據他回憶,在這次會談中,馬少偉有一句話讓他印象很深,“煤礦上的事,不是你們這些知識分子能玩的轉的”。

2006年11月27日,華利公司不服一井田千億煤礦被“和解、調解”給興青公司,向青海高院申訴撤銷上述調解書及和解協議。根據相關規定,涉及外資企業的股權、財產轉讓需經商務部門審批。

2007年10月22日,馬少偉出具紅頭文件——青海省商務廳文件青商資字<2005>296號《關於青海省紫金礦業煤化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的批複》(以下簡稱296號文件)後,青海省高院駁回華利公司申訴,興青公司勝訴。

這份在青海省商務廳官網並未公布的文件顯示,同意華利公司將其在紫金公司所持95%的股權折合人民幣1042.91萬元,轉讓給青海省興青工貿工程集團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後,由受讓方承繼轉讓方的債權債務,法定代表人由李似龍變更為馬少偉。

正是這份296號文件,讓興青公司在後來與金土地公司的一系列訴訟中屢戰屢勝。

然而省商務廳外資處處長王熙惠在一份法庭調查筆錄中答複,對於紫金公司,商務廳一直未作過關於其任何變更的申請和批複。

就該文件真偽,2014年,西寧中院向青海省商務廳發出調查函,蹊蹺的是,省商務廳兩次答複稱,文件屬實,確系商務廳文件,但存在文號重複問題,因相關人員大部分已退休或調離崗位,大都回憶不清,希望法院“諒解支持”。

多年來,為了奪回礦權,金宗博一路把官司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但法院依舊對296號文件的真實性予以采信,官司最終敗訴。

在多次申請行政複議後,2018年商務部介入,責令青海省商務廳重新答複。記者獲得的這份新答複顯示,青海省商務廳承認,296號文件無效。

青海省商務廳稱,“2005年,該文件簽發後,經與主要領導溝通,覺得外資企業股權轉讓是一項政策性強的工作,在沒有與相關部門溝通之前下文有些欠妥,為慎重起見,決定對簽發的文件予以撤銷廢止,因只是口頭安排,當時未制作撤銷廢止的通知或決定。”

雙重身份引質疑

自2006年取得木裏煤田聚乎更礦區一井田實際控制權以來,焦煤價格一路走高,甚至達到每噸1200元。從2010年到2012年,興青公司累計繳稅8億多元,連續三年獲評青海省稅收上繳先進企業,2011年成為青海省財政稅收支出企業。

據金宗博出具的一份一井田煤礦總產量測算,從2007年到2014年,興青公司在木裏煤田聚乎更礦區一井田總利潤達到125億元。

2020年8月29日,界面新聞從青海省自然資源廳獲悉,興青公司沒有采礦許可證,其開采行為屬於非法開采。

木裏煤田緊鄰祁連山自然保護區,由於大面積露天采煤,當地綠色的高山草甸變成了大片黑色和灰白色的深坑。從2014年8月開始,按照青海省委、省政府部署,木裏礦區的煤礦全面停產整頓,采取露天采坑邊坡治理、渣土複綠等措施修複生態。然而直到2020年,興青公司仍在打著修複生態的名頭盜采煤礦。

與此同時,馬少偉也陸續獲得中國扶貧幫困十大楷模、青海十大創業英才、中國民營企業新一代20大領軍人物、中國誠信企業家等多項稱號,並在2008年當選為青海工商聯執委。

在他的老家湟中縣多巴鎮二村,馬少偉家的宅子是全村最豪華的。2020年8月29日,記者在多巴鎮二村看到,馬宅大門緊鎖,院內的亭閣回廊隱約可見。據村民介紹,早在20年前,馬登科就舉家搬往西寧,每年偶爾回來幾次。就在今年8月初,馬登科還因為參加朋友葬禮回來過一次。

多位村民向記者證實,馬少偉是本村少有的漢族,但記者獲得的一份材料顯示,馬少偉持有兩個身份證,一個為漢族,另一個是藏族,兩張身份證號一致。2020年6月23日(2020)湘0105執2475號限制消費令顯示,馬少偉任法定代表人的青海昶吉能源發展有限公司因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被限制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但知情人士介紹,因有雙重身份,馬少偉並未受此影響。

馬少偉任職的西寧政協同僚對他的評價是高傲、難打交道,“每年開會碰面,一般都會互相遞名片,認識一下,但他很少主動跟別人打招呼,也從來不參與這種交流”。

8月4日,《經濟參考報》報道《青海“隱形首富”:祁連山非法采煤獲利百億至今未停》刊發後,青海省委常委牽頭成立調查組。

8月9日下午,青海省召開媒體報道木裏礦區非法開采調查情況通報,經初步調查核實,時任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常委、常務副州長、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管委會副主任,現任海西州委常委、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党工委常務副書記、管委會常務副主任梁彥國(正廳級),海西州人民政府党組成員、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党工委委員、管委會專職副主任兼木裏煤田管理局局長李永平(副廳級),對興青公司非法開采問題,在監管上失職失責,負有主要領導責任,經省委研究決定,免去梁彥國、李永平兩位同志所任職務,接受組織調查。

9月6日,青海省副省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書記文國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簡曆顯示,2005年9月,文國棟任海西州委常委、組織部部長,4年後任海西州委常委、副州長。

知情人士介紹,文國棟與馬少偉同為湟中老鄉,而木裏礦區又屬海西州管轄,因此與馬家來往密切。馬登科在湟中縣有一棟酒樓,曾多次宴請政府官員。

目前,公安機關依法已經對馬少偉等相關責任人采取強制措施。記者從一位接近官場的人士處獲悉,馬少偉的兩個弟弟以及兒子也已經被公安機關控制。一位參加過通報會的官員透露,目前已經查封了與馬少偉相關的30多個銀行賬戶,所有賬戶的餘額加起來僅有1億6000萬,“追繳工作也已經啟動了”。

2020年8月31日,青海召開木裏礦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三年行動現場啟動會,省委副書記、省長信長星表示,將統籌抓好采坑回填、渣土複綠、邊坡治理等工作,確保兩年見綠出形象、三年見效成公園。有知情人士介紹,整個治理工程將耗費近百億。

上述官員介紹,“持續十幾年盜采,涉及多個監管部門,蓋子才剛剛揭開”。

(文章來源:界面新聞)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