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財富

李雪琴:北大畢業生成網紅不是墮落,是她的涅槃重生


誰煮娛片等到了高中,有人跟她談戀愛對方會被他哥們嘲笑,“李雪琴長這樣的你都要”、“你是不是有病啊看上這玩意”。然後男的分手理由:我想找個基因好點的。等到了大學,團隊拍片子,就兩個女生,需要選定一個當女主,大家都是默認另外一個女生就是女主,李雪琴詢問為啥不能是我,他們回“你看你就長成什麼樣你也知道”。...

- 2020年9月16日
- 誰煮娛片

等到了高中,有人跟她談戀愛對方會被他哥們嘲笑,“李雪琴長這樣的你都要”、“你是不是有病啊看上這玩意”。

然後男的分手理由:我想找個基因好點的。

等到了大學,團隊拍片子,就兩個女生,需要選定一個當女主,大家都是默認另外一個女生就是女主,李雪琴詢問為啥不能是我,他們回“你看你就長成什麼樣你也知道”。

因為從小被嫌棄、被忽略,李雪琴在知道男朋友看上漂亮女生劈腿後,還幫他出謀劃策追女生,把自己的校園卡借給他買電影票。

因為自卑不善與人交往,在學校裏被人說是高冷冷漠,人際關系有問題。

這種因為外貌帶來的連鎖反應,不僅是李雪琴的煩惱,也是很多女生都會有的焦慮。

李雪琴醜嗎?她不醜,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就是我們普通大眾的平均外貌水平。

但外貌跟身材霸淩是女生身上常發生的事,前有Yamy被老板當眾說醜,後有周冬雨被說飛機場。

即便你已經很美了,依然得一直保持這個高度,不能肌肉松弛,不能有皺紋,不能臉垮,不能長胖,也不能瘦骨嶙峋。

漂亮的女生靠臉就能獲得眾人支持,長相普通的女生再有才華也難被人發現。

李雪琴沒有臉蛋這種入場券,但想讓自己擁有一個有趣的靈魂。

只是生活悲苦,有趣從何而來。

-我是抑鬱症李雪琴分割線-

李雪琴是典型的討好型人格,從小學習成績就名列前茅,初中的時候家裏發生變故後,她就覺得自己更應該每次都考好,不然就擔心母親會想是不是自己影響了孩子。

母親那段時間情緒很不穩定,李雪琴是她唯一的出氣筒。

看到李雪琴看電視都得臭罵一頓,但李雪琴得忍著,還得反過來去安慰她。

李雪琴也會很難過,但都從來不說,想哭的時候就在外面哭夠了才回家,回家後繼續強裝笑臉哄母親開心。

她總是用別人的快樂來體現自己的價值,明明也才十幾歲,心靈上卻成了媽媽的媽媽。

上大學之後,班級的競爭無比殘酷,但李雪琴又是個很不喜歡競爭的人,當初她填北大,那都是老師讓她填的。

剛開始愛嘮嗑的她跟誰都能聊到一起,但老師煩她,就給她單獨一個講台邊的座位,她怕呀,掉一支筆彎腰撿老師都會指責她,每天上課提心吊膽,前有猛虎後有狼一般的恐懼,
仿佛自己就是世界的恥辱中心

老師罵她,她就傻笑,有時候笑著笑著就哭了。

這種社會性死亡讓李雪琴變得害怕交際,班裏很多活動她都沒有勇氣去參加。

大四時就發現自己患上了抑鬱症,一閉上眼就心悸心慌,感覺有恐怖的東西朝自己湧來,只是水瓶掉了都覺得很難過。

慢慢的越來越痛苦,並且有了嚴重的自殺傾向,想過割腕,經常走在街上無來由的崩潰大哭。

最後鼓起勇氣向學校的心理資訊中心求助,並請求醫生不要告訴學院,她不想讓母親知道後擔心。

那種請求是苦苦哀求的求,痛哭流涕就差跪在地上。

但校醫師只對學校負責,病人情況並不在他們的考慮範疇。

所有李雪琴很快就被出賣了,學院知道後就時刻關注著她,這倒不是因為關心,只是怕她惹出什麼事。

在微博也看到過一個很有意思的對話,看完頓覺得心頭一寒,
每一個抑鬱患者的誕生,都是全社會共同完成的。

更可怕的還是底下幾千條感同身受的評論。

這種隱私告密,就像扒光衣服被拎在大庭廣眾一樣,每個人異樣的目光都在自己皮膚上灼燒出一個傷口。

李雪琴也崩潰了,第一次這麼向別人求助,這麼信任你,你卻這樣對我。

好在她去了最好的精神科醫院,吃了百憂解,病情也得到一些控制。

後來李雪琴考研成功,進入了紐約大學學習教育學,打算以後就當一名雅思托福的英語老師,專門教各種種族的人英語。

學校裏有個叫大紐約地區北京大學校友會的組織,想著大家都是北大出身的校友,海外一家親,應該氛圍會很輕松愉快。

那天李雪琴為這個校友會特別隆重地打扮了自己,化了精致的妝容還穿了高跟鞋,結果一進場就發現不是那麼回事了。

參加這組織的全是美國高薪職業的人,律師、醫生或者金融,不是有名望就是有財富。

當李雪琴介紹完自己是學教育的之後,他們笑笑就走了,在場沒有人要她的微信,就算是social小達人,要了所有人的微信也唯獨沒有要李雪琴的。

李雪琴出來望著紐約的天空,在一排排直聳入雲的高樓面前,她覺得越來越壓抑。

再後來,她就休學回國了。

她開始做短視頻,源於在清華大學門口看到一群大媽在拍視頻,她覺得很有趣就模仿她們,

“大家好,我叫李雪琴,我在XXX,你吃飯沒捏”,成為了她的專屬句型。

她在視頻裏吐槽借了褲子不還的朋友,吐槽插隊的大媽,吐槽總說自己的胖的女生。

最出圈的事就是在清華大學門口cue吳亦凡,還得到了本人的回複,讓她成為了追星錦鯉女孩李雪琴。

這一夜的爆火,讓李雪琴的社交平台湧進了幾十萬粉絲,還獲得了許多廣告商的青睞,但與此同時也收到了許多的質疑。

“你不就發點平凡人的生活嘛,有啥技術含量”

“不就是靠碰瓷火的嘛,有啥好得瑟”

“你一個北大的學生幹這個,丟不丟臉呢”

“你的學曆不會是造假的吧”

成百上千條的信息突破了李雪琴的防線,她再次陷入到了焦慮恐懼中。

她拿水果刀在自己手腕上割了三道痕,完事後又去止血,接著繼續做未完成的工作,並給好友發了條信息“
我剛剛浪費了一個小時加班時間自殺,沒死成”。

連自殺都得另外安排時間,成年人的世界就是這樣。

那些崩潰的瞬間,情緒繃不住的時候還得咬牙告訴自己,等忙完這件事我再哭,別現在耽誤了我工作。

身不由己是所有人的寫照。

突然爆火也給了李雪琴成立團隊的機會,工作室從4個人變成了19個人,接的廣告越來越多,壓力也越來越大,一睜眼身邊都是靠自己賺錢吃飯的人,還有永遠都處理不完的信息。

她又再次情緒崩潰了,她把自己鎖在房間裏,怎麼叫都不出來。一氣之下打開房門拿來一把榔頭,哐哐哐幾下把不斷冒出信息的手機砸得稀巴爛。

很多人說李雪琴一臉喪氣卻講著最搞笑的段子,太有趣了,其實她只是擅長用舞台的歡笑來包裹生活的悲傷。

她還是跟小時候一樣,覺得別人快樂了自己才有價值。

她鼓勵那些跟她一樣有抑鬱症的朋友,並盡量不在她們面前展現自己的真實情緒,
看著這麼快樂的一個人也有這麼悲傷的事情,聽起來就很悲傷

-我是李雪琴本琴分割線-

李雪琴,一個北大畢業還是紐約大學研究生的網紅,上脫口秀講段子,才思敏捷,靈魂有趣,這是目前大多數網友對她的印象。

“看到這麼多人喜歡自己,有時候也會飄,但我還能看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虛的”

她曾被邀請跟《奇葩說》的冠軍陳銘直播對談,她拒絕了,“他挺有文化的,我怕自己兜不住”。

編劇鸚鵡史航想邀請她和作家止庵談文學,主題從張愛玲、魯迅、周作人中選,她也拒絕了,“這些名字在我這兒就只是知道,我沒有這能耐”。

《脫口秀》第二季就邀請李雪琴了,她也拒絕了。她曾到錄制現場觀看,想著自己有點語言天賦想報名參賽來著, 在後台遇到龐博問他怎麼不上去,龐博說自己沒選上,李雪琴也瞬間就蔫了,“第一季的冠軍都沒選上,我去參加個啥”。

但第三季她終於還是來了,以為自己隨時會淘汰沒想到也闖到了第八期。

大張偉說太喜歡這樣的神經病了。

楊天真說你要不要把合約轉過來,做我旗下的藝人。

慢慢的覺得李雪琴也熬出頭了,但她還是怕,每次到《脫口秀》開播的日子,她就在微博懇求大家嘴下留情。

對一些辱罵性的評論依舊心懷恐懼

但也有了一些真心的朋友,時刻維護自己的朋友

她也開始表達自己的態度

我想對那些不喜歡我的人說一句

我也不喜歡你

並把這段視頻置頂。

她希望別人喜歡她,不是因為她是北大的,而是真誠的被她身上的特質吸引。

她沒有身為北大畢業生的優越感,也沒有北大畢業做網紅的羞恥感,她掛在嘴邊最常說的一句話“
我沒啥特長,感覺自己就特普通”,沒有誰規定名校畢業的人就必須做高大上的職業,只要喜歡現在的生活,那就一切都值得。

對於網絡走紅,她一直用“幸運”去解釋它,但如果不努力,也無法去承載這份幸運

為啥李雪琴會被越來越多的人喜歡,因為在她身上大家都多少發現了自己的影子。

她就像萬千普通女孩的縮影,曾被外貌歧視、被身材霸淩、被嫌棄、被辱罵、被孤立

沒有過人的膽識和氣魄,沒有博學古今的才識,也不會八面玲瓏的社交。

但為理想也是鉚足了勁的往前沖,偶爾對生活失去信心卻不曾真正放棄自己,自暴自棄後又重新收拾心情出發。

她們始終堅信:
此刻不發光的自己,總有天會迎來自己的出場機會

最後想用最有煙火氣的一句話,也是李雪琴的名句來結束這場介紹:
李雪琴,你吃飯沒捏?

只要說出了這句話,那就意味著一切都還有機會。

資料來源:

時尚先生:《李雪琴:一條有底線的鹹魚》

Aha視頻:陪你上班

搜狐:《送一百位女孩回家》

我是李雪琴啊:《我想整容》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