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歷史

《八佰》這不僅是一部電影,更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曆史


看最鮮影視點評一河之隔,一邊是天堂,一邊是地獄。河對岸是當時日本尚無法涉足的外國租界,一片歌舞升平,河此岸是上海戰役國軍最後一個據點,炮火連天,天堂與地獄在此時此地僅只一河之隔。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這些都是《八佰》電影中發生的一切,既充滿了戲劇性,卻又顯得戰爭的殘酷。近期播放的《八佰》這部國產戰爭片...

- 2020年9月16日
- 看最鮮影視點評

一河之隔,一邊是天堂,一邊是地獄。河對岸是當時日本尚無法涉足的外國租界,一片歌舞升平,河此岸是上海戰役國軍最後一個據點,炮火連天,天堂與地獄在此時此地僅只一河之隔。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這些都是《八佰》電影中發生的一切,既充滿了戲劇性,卻又顯得戰爭的殘酷。

近期播放的《八佰》這部國產戰爭片,帶我們回到了淞滬戰場上了解這段可歌可泣的四行倉庫保衛戰曆史往事。當時,上海市民得知國民党軍隊全線敗退的消息原本是十分沮喪的。突然聽到閘北傳來的槍炮聲,了解到四行倉庫還有一支中國軍隊在堅守,極為振奮。他們抵住了日軍的多番進攻,重新振奮了因淞滬會戰受挫而下降的中國軍民的士氣。

《八佰》與傳統抗日戰爭類電影與眾不同的地方,在於它並沒有像其它抗戰電影那樣,要麼是正面迎敵的戰士,要麼是深入敵營的臥底。而是講述已經瀕臨絕境的524團,收編了一群逃兵。他們被譽為勇士前,不過也只是一群為了謀生計的普通人,在舍生取義前,也有過平凡的,甚至苟且的懦弱與掙紮。所以面對戰爭,面對死亡他們會害怕,會希望在這場已經沒有任何希望可言的戰役裏留存下自己的生命。

因此,電影中沒有絕對主角存在,而是通過描述這些身為戰士但像卻普通人一樣懦弱和害怕的小人物,如何在這場戰爭中逐步蛻變成為勇士。對一群小人物的聚焦,塑造出一個呼之欲出的人物群像,

如電影中的端午,老葫蘆的侄子,剛到上海,突遇敵軍後四下逃散。在經曆了四天四夜的戰鬥,從一個畏戰想家的新兵成長為不懼死亡的戰士,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叔叔老葫蘆被殺,那些舍生赴死的戰友讓他徹底明白,如果現在退縮,必定無家可歸。

老鐵,一個沒兩把刷子卻愛吹牛的“小人物”,真到了戰場上卻是個“貪生怕死的瓜慫”。明明是個大塊頭卻嚇得像個小姑娘抱頭痛哭。可最終也激發出血性,在戰友撤離時選擇了掩護後方的“敢死小隊”,唱著《定軍山》迎接死亡。

他們在舍生取義前,也有過平凡的,甚至苟且的懦弱與掙紮。盡管他們已經預見了這場戰爭的最後結局,可他們依舊選擇了誓死堅守,向世界展示了中國人的勇氣和決心。在國家危難之時挺身而出,他們用一腔孤勇來展現拳拳赤子之心,他們用鮮血來守護他們所熱愛的土地。

之所以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在負重前行。不管是現在的和平年代,還是之前戰火紛飛的年代,有太多的民族英雄站出來,他們為了國家民族的大義,不畏生死。或許對於他們,很多人並沒有在曆史的長河中留下確切的名字。但我們真切地知道,他們活過,他們為了我們,為了國家民族,不顧一切的戰鬥過。《八佰》這不僅僅是一個電影,是一個故事,這更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曆史,讓我們銘記他們的犧牲,讓我們珍惜現在的和平生活。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