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歷史

80後畫家惡搞曆史人物,三英開車戰呂布,是藝術創新還是挑戰傳統


鴻鵠迎罡文化達人,優質創作者他無法出人頭地並非他懶惰和愚笨,而是他上大學時選擇的是“現代藝術”專業,畢業後長期找不到對口的工作,最後只能選擇做插畫師來勉強糊口,距離自己的理想越來越遠。夏阿的理想是做一名職業畫家,但事與願違,他只能在無能為力裏默默承受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巨大落差。實際上,他從小學...

- 2020年9月16日
- 鴻鵠迎罡

文化達人,優質創作者

他無法出人頭地並非他懶惰和愚笨,而是他上大學時選擇的是
“現代藝術”專業,畢業後長期找不到對口的工作,最後只能選擇做插畫師來勉強糊口,距離自己的理想越來越遠。

夏阿的理想是做一名職業畫家,但事與願違,他只能在無能為力裏默默承受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巨大落差。

實際上,他從小學三年級,在父母的誘導下就開始學習國畫,並且堅持學習到初三。沒想到在中考前夕,他被班主任狠狠挖苦了一番。班主任說:
畫畫將來能有什麼出息。

面對老師的訓斥,夏阿的少年心幾乎要破碎了,他不得不重新規劃未來。讀高中後,他停止學習國畫,上大學時,又一次回避國畫專業,選擇了現代藝術專業。

令夏阿沒有想到的是,現代藝術專業的學生畢業後,幾乎找不到用武之地,對口的工作少之又少,他只能像打零工那樣,在這個公司幹一陣,在那個單位上一段時間班,始終體驗不到工作的樂趣。

時間來到2014年,夏阿已經30出頭,古人雲:
三十而立。而他,根本找不到安身立命的機遇和辦法,甚至連糊口都成問題。那段時間,他的精神萎靡,心情苦悶到極點。

某天他去古玩市場遊逛,突然發現一些“古董”很有意思,因為這些古董是贗品,造型奇特、誇張,連古董上的裝飾畫也是那樣標新立異,呈現出率真、荒誕、妙趣橫生的特征,充滿了幽默感。

這些造型和圖畫一下子激發出他的靈感,令他茅塞頓開:
何不這樣畫畫?這樣畫肯定有意思。

說幹就幹。當天回到家後,他畫了一幅
“古今結合”的人物畫,給起名為《蕭何月下追韓信》。

這是根據曆史典故
蕭何追韓信作為題材而創作,典故大致如下:“楚漢爭霸”中,實力弱小的漢王劉邦暗地裏養精蓄銳,准備有朝一日跟楚王項羽爭奪天下。韓信是從項羽麾下投靠到劉邦手下的人才,但懷才不遇,一直得不到劉邦的重用。士兵們看到劉邦實力不行,隔三差五地逃走,韓信也准備逃走。

某天,丞相蕭何找不到人影,劉邦大驚失色,以為他也逃跑了。大約三天後,蕭何突然出現在劉邦面前,還領著韓信回來了。後來,經過蕭何的勸告和開導,劉邦才認識到韓信是不可多得的將才,封他做了將軍。

不過,在這幅畫裏,蕭何追逐韓信時,並不是像古人那樣騎著馬或趕著馬車,而是騎著時尚的自行車。並且,蕭何的表情和動作完全是現代人的,讓人看後忍俊不禁。這種古今結合、腦洞大開的創作方式,一下子讓這幅畫徒增了許多笑料。

並且,夏阿在這幅畫裏,有許多象征式的自喻,他把自己比喻為懷才不遇的韓信,期待出現如蕭何那樣的伯樂,給自己創造出施展才華的機會。

當夏阿把這幅畫拍照後發到網上,立馬引起眾人的圍觀和議論,短短幾天,他的粉絲成倍成倍地增長,各種贊譽和批評滾滾而來。在各種贊譽聲和批評聲裏,他漸漸火了。

依靠這樣創作,夏阿似乎迎來了成就感,也嘗到了甜頭,於是,他打算繼續下去。緊接著,他創作出《三英開車戰呂布》、《桃園結義》、《諸葛亮》、《楊貴妃》等作品,無一例外都是把古代人物置入到現代語境裏,體現一種無厘頭的、調侃的、玩世不恭的、顛覆傳統的審美思考,給看到畫的人帶來了許多樂子,受到了許多人的鼓勵和支持。

再後來,夏阿越畫越大膽,索性把“春宮圖”納入了創作題材,又一次讓粉絲大呼過癮,紛紛叫好。

看到時機成熟,夏阿開起網店,在店裏專賣他的無厘頭作品,收藏者絡繹不絕,推動他的收入節節高升。到現在,他真正做到了名利雙收。

傳統國畫愛好者看到他的作品後,對他恨得咬牙切齒,斥責他褻瀆了曆史人物和傳統文化,說他的畫是娛樂產品,根本算不上藝術,收藏他的作品只不過是收藏了一張廢紙。

面對他人的質疑和謾罵,夏阿依然我行我素,他義正言辭地回應:
並非惡搞,我是認真的!我的畫就是為了好玩,開心就好,上廁所、坐公交,隨時隨地可以看,曆史不是我能褻瀆的,我一個畫畫的也褻瀆不了曆史。

至於他的辯解有沒有力度,時間會證明一切。

也許,在現代快節奏的生活方式下,許多人都有精神壓力和焦慮情緒,夏阿的畫雖然是無厘頭,但不乏幽默、輕松、搞笑的特征,能讓欣賞者樂呵一下,也未嘗不是好事。

面對他的繪畫作品如果較真,注定會大失所望。

世上有三百六十行,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行規,繪畫也一樣。一個人如果選擇了從事繪畫藝術,把繪畫當作事業,當作信仰,當作靈魂棲息地,我覺得,就沒有必要像夏阿那樣惡搞,畢竟,藝術是神聖而嚴肅的,容不得半點褻瀆。

如果畫畫純粹是為了賺錢,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狀態,對傳統適當地惡搞一下,標新立異一下,也沒有什麼不可,只要把握好尺度就行。如果太過分,在畫畫上走歪門邪道,惡意顛覆和挑戰傳統,決不能容忍。

繪畫是一門藝術,它肩負著教化作用和審美作用,若置這些不顧,必將成為曆史的罪人。目前來看,夏阿的做法還不算太過分。藝術需要百花齊放,應該以包容之心去看待他。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