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美食更要兼顧健康。

在這裡,你不裸體反而會臉紅


蟬創意中國的精英們,玩什麼玩得這麼大啊?這幾年,美國的火人節越來越被國人所熟知,除了被捧為「極樂世界」「烏托邦」之外,火人節的參與者們也被貼上「成功人士」「社會...

- 2017年10月14日00時00分
- 蟬創意

蟬創意

中國的精英們,

玩什麼玩得這麼大啊?

這幾年,美國的火人節越來越被國人所熟知,除了被捧為「極樂世界」「烏托邦」之外,火人節的參與者們也被貼上「成功人士」「社會精英」等標籤。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印象,一方面是因為火人節的名人效應不斷發酵,「谷歌的拉里·佩奇去過了」、「Facebook的馬克·扎克伯格也去了」、還有一長串好萊塢的名人名單,從小李子到帕麗斯·希爾頓,都成了火人節「精英化」的體現;

另一方面,預定票價990美金、普通票價390美金的價格,再加上往返美國、物資準備等成本,對於國內大部分人來說也是個不低的門檻。

從去年開始,經緯中國和贊那度*就聯合成立了一個火人節體驗團,為國人體驗火人節提供了一個較為便捷的通道,參團的成員主要是創業者、藝術家等這些我們定義中的「精英」。

蟬爺的好友Eric作為贊那度的攝影師,隨團參與了兩年的火人節行程,這次回來之後,我們聊了聊他和夥伴們的火人節經歷。

中國的精英們,

為什麼要去火人節?

從1986年舉辦至今,火人節已經有31年的歷史了。作為一個「反傳統」狂歡節,它的宗旨是提倡社區觀念、包容、創造性、時尚以及反消費主義。

每年的8月底9月初,火人節會在美國內華達州的黑石沙漠(Black Rock Desert)舉行。數以萬計的人們從四面八方趕來這裡,建立起黑石城(Black Rock City)——一座只在谷歌地圖上出現8天的城市。

俯瞰黑石城

在黑石城裡,人們製造各種富有創造性的裝置,穿著奇裝異服,盡情地表達自我、解放自我。在火人節的最後,大家會聚集在廣場上舉行燃燒木製火人雕像(和其他木製裝置)的儀式。

火人節結束,所有的Burner(對火人節參與者的稱呼)必須清理並帶走所有痕跡,讓沙漠再次回復原狀。

中國的精英們,為什麼要大老遠地跑到美國去過這個節呢?

一切結束之後,他們又能從火人節得到什麼呢?

Eric解釋了兩個活動主辦方的意圖:

經緯中國的角度更多的是擴寬中國企業家的眼界,讓他們看更多東西,讓他們可以在工作當中能有新的東西進來。

贊那度其實代表著另一個level的旅行,從另一個角度來考慮,什麼事情可以讓旅行更享受,旅行的第一個階段叫 explorer the world,第二個階段叫 enjoy the world,其實火人節就是最需要融入感和代入感,不是很形式化的走馬觀花。

實際上,火人節能給這些中國精英們的,不只是一個看世界的機會,也不只是一趟深度體驗的高端旅程,從大家的經歷和收穫來看,火人節更多的是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提前去體悟那些上一代的精英們花了大半輩子才能明白的道理,讓他們在對於人生、愛和自我價值的探索上,能少繞一些路。

這些道理,通常存在於他們追求成功的道路之外,如果他們不從自己的日常中跳出來,很難有這種認識。

火人節讓他們提前明白,

人生中有些事情,

花錢也未必能買到。

在意氣風發想要大幹一場的年少時,多數人更願意信奉金錢萬能,只有等到老來看清世事,才可能明白有些事情並非金錢可以交換得到。而在火人節上,你可以更早的明白這一點。

火人節有一個「去商品化(Decommodification)」的原則,在黑石城內,除了在主辦方指定地點可以花錢買到冰塊和咖啡之外,沒有其他的商品交易,只能通過物物交換。

到那裡面,你已經不會再去想錢這些東西了。這裡有太多比錢能買到的更重要的東西,比如擁抱、愛情,人與人之間的這種東西,它都是錢買不到的。

除了食物、飲料等實實在在的物質之外,你的故事、思想也同樣有交換的價值。Eric在火人節里也遇到了很有意思的交換:

有一個人,他說你給我一個topic,我給你寫一首詩,用打字機,很安靜地在寺廟那裡。我把自己的感受說出來,他就把那個詩打給了我。

那個紙其實都是破紙片子,不是新的紙,只有一點點,然後他就恰到好處地寫到了那個地方。這個是我覺得最有意思的一個交換。

這種物物交換的意義在於建立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商品社會的交換,用錢去換取一個東西,它是單向的,而以物換物則是多樣化的,你有太多的東西可以去交換:

比如我用擁抱交換你的擁抱,我用接吻交換你的愛情,我用照片也能交換你的聊天、故事等等,這些就是它的意義。

你在火人節之外的世界擁有多少財富,在這裡都沒有太多的意義,黑石城裡的每一位居民不會因為收入的高低被劃分等級,彼此具備相互交換的資格,也沒有誰可以勉強誰去做交換。

火人節讓精英們更早地意識到,別只會用商品世界的那一套去衡量一個東西的價值,很多平時看起來一文不值的事物,有它真正的價值和意義在。

Eric鏡頭下

那些關於愛的時刻

火人節讓他們提前明白,

成功的路上並不是一味索取,

貢獻同樣重要。

與其說火人節是一個「節日」「活動」,還不如說它是一座城市,作為黑石城的一個居民,你只有為它有所付出,才能得到回報。

Eric說,他之所以覺得這是一座城市,是因為在第二年,他見到了很多和第一年一樣的人,他們用同樣的造型,做著和第一年一樣的事,就像是這座城市裡的常住居民。

左:2016,右:2017

今年最大的不一樣,就是我從一個旁觀者,轉到了參與者,成為一個citizen的身份。

這一次我把自己當做攝影師,為這個城市做攝影師應該做的貢獻,記錄新的東西、去認識新的朋友。

不少人都覺得,火人節的高票價與「去商品化」的理念是背道而馳的,但在Eric看來,票價只是你為這座城市所做的貢獻之一,「這個高門檻和高投入其實是你要先為這個城市做點事情」,而比這更重要的,是你成為居民之後,如何更好地在這裡邊貢獻你自己。

這是一個最basic、最本質的一個道理,但是我們在城市的生活當中其實會忽略,就是每次我到廣州我到上海我到北京,我第一個想到的是索取,這個城市能帶給我什麼,但你能為這個城市做什麼,其實很多人都沒有想過。

比起等到晚年才想起來要做點慈善反饋社會,火人節讓精英們更早地認識到個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貢獻與索取,它們應該是同步的,你不能一味地索取各種資源來換取自己的成功,卻忘了做出自己應有的那份貢獻。

火人節讓他們提前明白,

不能只有物質豐裕,

精神上的追求同樣重要。

蟬爺一向都不太相信那些把火人節稱為「極樂世界」的說法,它更像是一場生存挑戰,大家都是去找虐的。與鹽鹼地和沙塵暴為伴,在外面再光鮮亮麗再精英形象,在這裡還是免不了「灰頭土臉」。

除此之外,還有晝夜溫差大、如廁難、洗澡難等問題等著你……

經緯中國和贊那度在火人節建立了屬於中國人自己的營地「東曦」,這給遠渡重洋體驗火人節的精英們解決一些基本的生存難題,但也絕沒有到讓大家去奢華享樂的程度,讓大家體驗到真實的火人節,才是這趟行程的主旨。

當一切回歸原始和簡單,更考驗人的地方在於,你還能不能找到自己的興趣所在,得到精神上的滿足。

在火人節每一天,不論跟別人說話還是怎麼樣,再加上你對這個東西的理解,講得裝逼一點,就是你的修為是在往上走,因為那是一個大家討論內在的東西。

只有追求精神世界的充實,回到現實生活當中,你才不會在追求優渥的物質生活時迷失了自我,這才更符合精英精神。

火人節讓他們提前明白,

放下自己的身份,

往往需要更大的勇氣。

來火人節,就是要暫時拋離設置日程、按計劃辦事,陷入無休止循環的日常。你可以遇到各種未知的人事物,做一些你平時不敢做的事情,比如去和陌生人聊天、擁抱、嘗試倒立、做雙人瑜伽,甚至是裸奔、裸騎……

其實這個過程的感覺,很難說,我第一年是給自己每天定一個目標,比如說每一天我要拍5個 topless 的女生,我想要找個機會能裸一次,但是沒裸成功,今年就參加了一次裸體騎行,用一個我比較舒服的方式,去做這件事情……

火人節的裸體其實不是為了sex,是為了讓你自己愛你自己,只有你自己對自己的裸體更comfortable的時候,其實你才能對你穿的衣服更comfortable。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完全放下身份和包袱投入其中,相信還有不少人是抱著窺探和旁觀的角度來到現場。畢竟連 Eric 自己也說,他第一年去的時候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

我覺得從體驗投入這個方向來講,越單純的人,其實越容易接受很多東西,而越放不下自己的人,他們在那邊越不容易投入。

這次其實有幾個女生讓我們覺得很驚訝,反而是有些男人,各種企業家,由於自己的角色本身固化和一些條條框框,他們其實要先打破自己再去融入,比較花時間。

不能忘掉自己在外面世界的身份,有「精英包袱」,才是真正令火人節體驗大打折扣的地方。跳出常規、擺脫原有身份是需要勇氣的,火人節就是一次難得而真切的嘗試,忘掉自己原有的社會地位和角色,突破自我,迎接新的可能。

Eric說,火人節給他帶來的改變,是讓他學會不斷地從正常生活當中跳出來。這趟體驗下來,也讓他和其他 Burners 成為很好的朋友。

對這群中國精英而言,去火人節並不是去印證自己的精英身份、混一個「誰誰誰去了我也去過」的標籤,而是去「完整」他們的精英身份的。

在很多人看來,「精英」這個標籤代表的就是事業上的成功,但其實人生的維度又何止事業這一項,功成名就不代表你能成為真正的人生贏家。火人節這短短8天的行程,其實就是讓他們從只有工作的狀態中抽離出來,通過各種各樣的衝擊,讓他們看到事業之外的人生可能,進而去豐滿人生的其他維度。

忘掉你在外面世界的自己,全身心投入,在黑石城裡做一個真正的Burner。你只有這樣做了,才能收穫成熟,才能完成你精英身份的進化。

本文圖片來自贊那度攝影師Eric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