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美食更要兼顧健康。

坎城捉影⑦:《燃燒》村上春樹與韓式情慾的完美融和


鳳凰網娛樂專稿海報鳳凰網娛樂訊(文/二十二島主)當地時間5月16日,韓國導演李滄東的新作《燃燒》在坎城電影節首映,這是他繼《詩》之後沉寂八年打磨的作品,此次也是...

- 2018年5月17日00時00分
- 鳳凰網娛樂專稿

鳳凰網娛樂專稿

海報

鳳凰網娛樂訊(文/二十二島主)當地時間5月16日,韓國導演李滄東的新作《燃燒》在坎城電影節首映,這是他繼《詩》之後沉寂八年打磨的作品,此次也是他在《密陽》和《詩》之後第三次角逐金棕櫚大獎。

《燃燒》改編自村上春樹短篇小說《燒倉房》,在一次送貨的過程中,年輕的郵差鍾秀(劉亞仁飾)偶然間與惠美(全鍾淑飾)相遇,這個年輕女孩之前曾住在與他相同的街區。在前往非洲旅行之前,她請求鍾秀照顧她的貓咪。旅行回來後,惠美向他介紹了本(史蒂文·元飾),一個她在旅途上認識的神秘男人。一天,本向鍾秀展示了自己奇怪的愛好……

在上學的時候曾經讀過原著《燒倉房》,小說中只有三個人物,分別以「我」、「他」、「她」來指代,在電影之即分別對應了鍾秀、惠美、本三人。在電影中通篇也都是圍繞這三個人物展開,雖然人物少,但每一個人物的痛苦與困境都進行了足夠充分的刻畫,同時又給觀眾留出了一定的想像空間,這需要具有對原著小說極強的文本解構能力,才可以做到如此精湛的改編。

劇照

不過李滄東並沒有局限在村上春樹的原著之內,因為在原來的故事中,這段孽緣是無解的,甚至「我」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他」的影響,產生了對「燒倉房」極大的迷戀,這也進一步突出了作者想要表達的主題:在冰冷機械的社會之中,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同樣變得冷漠化,反倒是一些極端的自我證明方式,可以激發人們嘗試的慾望。但李滄東在《燃燒》中,為故事打開了一個缺口,鍾秀最後的行為看似突兀,實際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一方面是為了報仇,另一方面也是進行一種「精神入教」,雖然本最後死掉了,但鍾秀對他的精神進行了延續,這才是影片中最可怕的地方。

類似的精神交接在影片中以一種隱晦的方式呈現出來,這也是李滄東一直以來的風格,並不會以非常直觀的場景表達人物心理上的變化,而是需要通過觀眾想像來填補那一塊空白,比如片中惠美的去向,這是影片中最重要的轉折點,觀眾在隱約間大概猜到了她得到了一個怎樣的結局,但是導演並沒有將其影像化,這給觀眾足夠的空間來豐富那一幕令人不寒而慄的場景,戲內戲外的交互式感官調動,使得《燃燒》仿佛成為了一出絕佳的沉浸式戲劇,觀眾置身其中,但面對人物的困惑卻又無能為力。

劇照

在引線性敘事的基礎上,李滄東還加入了一些韓國影片獨有的元素,比如懸疑性,如果是日本本土改編的話,懸疑效果絕對做不到這麼好,導演主要藉助的是令人高度緊張的配樂,以及凌厲的剪輯;同時還有韓式情慾,比如電影剛開始不久就有女主正面上身全裸的性交鏡頭,之後還有裸身在夕陽下跳舞的鏡頭。這一幕尤其值得稱讚,這是近幾年個人印象中最美的鏡頭之一,女主一件件脫掉自己的衣服,以一種不規律的方式舞蹈著,跳著跳著她就哭了,觀眾對她的孤獨和寂寞感同身受,卻只能作為旁觀者空自嗟嘆,李滄東僅用鏡頭調度,就可以呈現出令人不會想入非非反而陷入悲傷的情慾場景,功力可見一斑。

電影中三位主角的行為邏輯和情感動機也值得探究,首先是男主鍾秀,他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快遞員,李滄東將原著中有家室事業成功的男主進行了身份上的顛覆,並為他添加了父親坐牢這一條線索,更加重了他生活當中的疲憊感。直到惠美出現,才幫助他重新找到了生命的意義,雖然這份意義是從情慾出發,但確實給他的生活帶來了一些目的和動力。情慾一直是困擾鍾秀的最大問題,每當他走進惠美的房間,都會情不自禁地自慰,這種極強的吸引力使他甚至願意去相信家中有一隻並不存在的貓。所以後來惠美消失,幾近崩潰的他選擇用最決絕的方式來結束這一切。

劇照

惠美和本則是相近卻又不相近的兩個人,他們一個一無所有,一個什麼都有,但靈魂上卻是一樣的寂寞,只能用其他方式來宣洩自己的的情感。惠美選擇的是跳舞、旅行,隨便找人做愛作為情感寄託;而本的方式只有一種,那就是「燒倉房」,所以即使惠美最終消失了,本也沒有獲得真正的滿足與快樂,這從他死前的眼神就能看得出,那是一種感激,感激鍾秀幫助他解脫。

截止到目前,《燃燒》是本屆坎城主競賽單元我個人最喜歡的一部影片,也是鳳凰網坎城打分團給出分數最高的一部電影。相信它在最後的獎項上一定會有所斬獲,無論是最佳導演李滄東,還是影帝劉亞仁,甚至給到金棕櫚也完全是實至名歸,希望這部《燃燒》真的可以在坎城「燃燒」起來!

鳳凰網評分:8.5分

外媒評論:

《燃燒》再次在本屆坎城點燃了亞洲電影的火。這部如黑豹一樣流暢的懸疑劇情片,不僅讓我們看到了令人窒息的表演,更處處充滿著比什麼都更重要的原創性和創新性。哦對了,它其中的貓叫聲是我聽過的最令人毛骨悚然、血液停流的貓叫了。

—— Robbie Collin《每日電訊報》

處處充滿了象徵和隱喻,李滄東在這部傑作中,用不斷升級的危機和謎團,探索了最難以言喻的話題。劉亞仁和史蒂夫.元雙雙給出了他們事業中最傑出的表演,而新人演員全鍾淑儘管被夾在兩個如此經驗豐富的演員中間,仍然毫不失色。

—— Pierce Conran《Screen Anarchy》

李滄東的《燃燒》有著世界最一流的攝影和配樂——講述一個因過分痴迷的愛而產生的悲劇—— 是個從頭到腳都一流的懸疑驚悚片。

—— Peter Bradshaw《衛報》

李滄東的《燃燒》是我本屆坎城電影節最期待的影片之一。就算他沒用電影寫出詩歌,至少他離詩歌已經很近了。而這,標誌著他毫無疑問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電影人之一。

—— Mike Archibald 《溫哥華國際電影節》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