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美食更要兼顧健康。

王菲這樣的媽


談資王菲來上綜藝就夠稀罕了,哪想過她還能把家人也搬上台。這期《幻樂之城》最珍貴的一個畫面,大概就是王菲在台上跟竇靖童還有李嫣抱成一團。大姐、二姐跟三妹就這麼破天...

- 2018年8月11日00時00分
- 談資

談資

王菲來上綜藝就夠稀罕了,哪想過她還能把家人也搬上台。這期《幻樂之城》最珍貴的一個畫面,大概就是王菲在台上跟竇靖童還有李嫣抱成一團。大姐、二姐跟三妹就這麼破天荒地在節目上來了次大團圓。

竇靖童跟王菲的性格,都是如出一轍的好玩。問王菲為什麼來上節目,氣定神閒四字回答,「因為輕鬆。」問童童為什麼來上節目,也是氣定神閒,只是回答多兩字兒,「我媽叫我來的。」沒有一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竇靖童的綜藝首秀,就這樣自然而隨意地獻給了老母親。

倒是一向淡定的王菲,看完竇靖童的表演整個人都不淡定了。第一個衝上台來給了竇靖童一個大大的擁抱,還搶著要發言,「先讓我說吧,我現在想說!」多年好友陶晶瑩都很驚訝,「很少看到王菲這麼激動。」

這一刻,王菲看上去比竇靖童更像個少女。

一切都很完美。只是若按世俗眼光來看,看台下似乎少了個愛人這樣的角色。又或者說,這個愛人的形象,一直都在變化。

有意思的是,就在王菲生日前一天,節目播出的前兩天,竇唯與譯樂隊發了新歌《引音隱印》,歌曲開頭采了一段人聲,是綜藝現場的導演反覆在教觀眾鼓掌,「都不持久,男人就是要久一點,記住了你們在鼓掌的時候要有伴隨性。」反覆響起的罐頭掌聲,配上冷淡的鼓點與竇唯晦澀的呢喃,聽上去有種娛樂至死的荒謬感。

也是同一天,《魯豫有約》放出了李亞鵬的採訪,(採訪在5月底就播過一次,但最新這幾期有補充跟重新整理的內容),李亞鵬儼然一個嚴肅的中年人,在節目裡聊喝茶聊創業還聊到了離婚。他說,從2010年起有長達6年時間,他的公司沒有收入全靠個人積蓄跟舉債維持。魯豫問,「那你不害怕嗎?你還得養家呢?」李亞鵬突然接了一句,「所以我離婚了。」

很難想像,王菲會愛過這樣兩個截然不同的人,最後與她都是漸行漸遠。但她也因此有了兩個個性迥異的女兒,與她都是親密無間。

竇唯與王菲的起點相似。都是天分奇高,成名也早,所以身上都帶著點兒不願沾染世間葷腥的孤高。兩個人的愛好與品味也相仿,都很會寫歌兒,都很會唱歌兒,歌里都有種出塵脫俗的仙氣。

1999年的東京巡迴演唱會上,王菲唱著《Don』t break my heart》,竇唯在背後打著鼓,看上去仿若天作之合。

只可惜婚姻不似音樂合作這樣寫意,短暫同台之後兩人就離婚了。說起來,也是各種雞毛蒜皮,各種紛爭指責。

竇唯覺得婚姻就是一個陰謀,「食不在一起,住不在一起,睡不在一起。大家想會怎樣?每次打電話找她,她不是在打牌,就是在唱卡拉OK,或者根本找不到她,我不知道她在做什麼。」

而王菲的身邊人呢,又說竇唯其實早早就跟高原在一起了。

其實誰也怪不了誰。想要進入婚姻的人,都得先把身上的稜角磨得乾乾淨淨才能融洽,否則就要有一方無限地遷就與包容另一方。兩個太自我的人,不太容易過到一塊去。

所以後來王菲選了李亞鵬,倒也不奇怪。李亞鵬追王菲的時候,就特別捨得花心思,特別願意遷就。知道王菲喜歡聽笑話,就搜集各種笑話短消息發給她,一天最多能發上百條簡訊。知道王菲喜歡打麻將,就陪她一宿一宿打麻將,故意放炮給王菲胡牌。王菲開演唱會,李亞鵬就推掉自己所有片約,全程陪伴,還買門票到處送人。

兩個人結婚的時候,也有過好長一陣子甜蜜期,微博經常互動,王菲叫李亞鵬「蜜瓜」,而李亞鵬稱呼王菲是「Lady瓜瓜」。

只是時間久了,兩個人的差異就顯現出來了。

李亞鵬出生在新疆一個非常傳統的家庭,父親是工程師,母親是兒科大夫。李亞鵬很崇拜父親,把父親視作人生第一偶像。父親常說的話就是,「一個人活一輩子什麼最重要?得到周圍人的尊重就是人生價值。」

1999年父親的去世,是李亞鵬人生最不願意面對的痛。「得到我周圍人的尊重,就是我的人生追求。這就是我對我父親的繼承。甚至說對我父親的皈依。」

本來李亞鵬大學報的志願是哈工大,誤打誤撞上了中戲,第一堂解放天性的課,就讓他落淚了。「我要鑽別人的褲襠,裝傻子,解放天性嘛。我當時『瘋』了,這是在幹嗎?太跨越了,太糾結了。」

雖然演戲給了李亞鵬帶來了金錢與名氣,但他心裡還是不滿意這個圈子的。「成天什麼露乳了、露底了,你宣揚的到底是什麼呢?」這幾年,李亞鵬花了很大力氣去做中國書院,去宣傳傳統文化。看得出來,他心底最渴望的,還是像父親那樣,做出一番令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的事業,影響這個世界,得到周圍人的尊重。

而王菲呢,壓根沒有李亞鵬那種兼濟天下揚名立功的抱負,她很了解自己,「我就是一個很獨,獨善其身的人。尤其是以前,很關注自己所謂個性的東西,太追求自我感覺的東西」

李嫣的到來,讓王菲與李亞鵬的這種差異被放得更大了。

女兒出生之後,李亞鵬很快就轉變了身份,主動承擔起了一個父親的責任,「女兒出生後,我才知道原來天將降我之大任就是我的女兒。」但王菲呢,並沒有那麼強烈的使命感,該吃吃,該喝喝,該和孩子貧就貧。

得知孩子有唇齶裂的那天,李亞鵬與王菲從醫院回到家,什麼話也沒說。王菲不說話,因為她從來不覺得是個問題,而李亞鵬其實一個人在心裡想了很多。王菲覺得女兒的病治好了也就完了,但李亞鵬覺得不夠,後來他成立了嫣然基金會,想要幫助更多這樣的家庭。

在教育觀念上,兩個人也有分歧。

王菲對娃就是放養式的,愛唱歌就去唱啊,想紋身就紋吧,只要你想好了就行。但李亞鵬覺得,對孩子還是要引導,不能只是一味地尊重他的興趣。

竇靖童之前一直讀的都是國際學校。李亞鵬覺得孩子還是應該接受一些傳統文化教育,於是費勁心力把竇靖童轉到北京四中去讀書。但結果有些失望,「最好的成績是英文吧,只有英文是及格的,70多分,其他的都不及格。」

竇靖童在四中讀了一年就要求要回原來的學校去,李亞鵬以為童童是學習壓力大跟不上,結果竇靖童跟他說,「爸,不是因為這個,我不喜歡這個環境。」

李亞鵬對李嫣也很上心,送她去學鋼琴、學書法、學國畫、學法語,時不時帶她回河南老宅感受家風,他說希望女兒是一個不太容易被失敗打倒的人。其實這句話的潛台詞很明顯還是希望孩子可以成功。

2013年,李亞鵬與王菲一起上了次楊瀾訪談,也是這次訪談讓兩個人之間的齟齬,無處躲藏。節目播出沒多久,兩個人就微博宣布離婚了。

楊瀾問到王菲,最初成立這個嫣然基金會的時候,當時的設想和預期是什麼,王菲很直白地回答,「從設想到實施到現在走到今天這步,真的完全都是他(李亞鵬)在做,我除了出席一兩個活動之外,我也沒有做過什麼。」

李亞鵬感到很尷尬,說王菲這是謙虛了謙虛了,王菲很無語地回了一句,「我去。」

從採訪里能看出,王菲與李亞鵬其實都曾經有在適應對方的。

李嫣出生後王菲有好幾年就在家做全職母親,她自己都說,「其實一點兒都不比做歌手輕鬆。」她本身是個極其沒有耐性的人,但為了李嫣可以去上一百節的父母教育課,跟李亞鵬母親常年生活在一起,處理生活中各種瑣碎的小事兒。明明不喜歡出席公眾活動,但為了李亞鵬也會去。

而李亞鵬也將竇靖童視若己出,全力支持母女的工作與生活。至今他的辦公室案頭上依然放著他與王菲、竇靖童、李嫣一起拍的全家福。

只可惜啊,這種努力終究還是難以彌補差距。王菲主動提出了離婚,而李亞鵬用了大半年來釋然。沒有誰對誰錯,只是像李亞鵬說的,「我要的是一個家庭,你卻註定是一個傳奇。」

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王菲最後會選了謝霆鋒,前一個老公活得太出世,而後一個老公又活得太入世。只有坐在紅轉椅上的謝霆鋒,可以跟王菲一樣,縱情人間聲色,而又保持適當距離。

王菲最怕的就是做作,更不喜歡刻意煽情。2010年的復出演唱會上,她整場就只說三聲謝謝,因為她覺得,「沒的說就不要沒話找話說。」

謝霆鋒也是一個不喜歡裝的人。從小就生活在父母的光環下,他更想做真實的自己。

每年大年初一過年的時候,謝霆鋒家都要拍全家福,然後送給香港報紙來登。拍照的時候,謝霆鋒笑不出來,媽媽氣得打了他。謝霆鋒不服氣地問,「我為什麼要笑?」媽媽說,「今天是新年,有很多記者在拍你。」謝霆鋒回了一句,「那又怎麼樣,不值得我笑。如果笑的話,我希望是從心而發。」

謝霆鋒也很愛說謝謝。22歲上《魯豫有約》猝不及防被問到感情題,魯豫說,其實我一直都很看好你跟王菲。謝霆鋒說了兩字,謝謝。魯豫又補了一句,單純從審美與性格的角度。謝霆鋒還是笑,又說了兩字,謝謝。把魯豫滿腔八卦的心,生生潑冷了。

而李亞鵬是一個很會說場面話也很願意融入周圍的人。有一次,他帶著王菲出席商業活動,主辦方現場提了兩盒蝴蝶來放生,結果很多蝴蝶都被悶死在盒裡。李亞鵬忙著緩解尷尬氣氛應付主辦方,拿著話筒說個不停,而王菲一言不發,只顧著撿地上的蝴蝶。

寧願在北京胡同口裡倒痰盂,也不願意在商業活動上說場面話曬親密。這就是王菲,但李亞鵬卻總不明白這一點,他在公眾場合親吻王菲,送王菲鑽戒,只能換來王菲一次次的冷臉。

《幻樂之城》上,何炅讓大家用一首歌形容王菲,周筆暢選的歌兒是《浮躁》。其實還挺貼切的,並不是說王菲為人浮躁,而是歌里透出來的那種自由散漫與不安分,與王菲一脈相承。這也是王菲一直迷人的地方。「九月里平淡無聊,一切都好,只缺煩惱。」

都說至親至疏夫妻,竇唯與王菲的婚姻,雖然性情契合但是生活上萬般疏遠。李亞鵬與王菲這段婚姻,親密安全,但無法神交,悶得慌。光是「孩兒他娘」這種稱呼,就可以直接把激情扼死在懷裡。

而謝霆鋒呢,沒有竇唯那麼高冷,又比李亞鵬多一些情趣。2014年,王菲生日的時候,謝霆鋒恰好發了首單曲叫《讓我們走下去》,看著他對著鏡頭叼著撥片撥弄幾下吉他,雖然簡單粗糙,不脛而走的荷爾蒙卻直擊人心。

真的羨慕王菲,不同人生階段愛不同的人,她愛的人也許會老,但她與女兒們始終一樣年輕。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