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的世界 / 優質文選 / d24v

獵戶為追黃鼠狼而誤入深山迷路,卻見一群怪人抬著一口棺材送葬


終於瞪到你千巒山位於傲州境內,由成百上千座小山組成,山與山之間峰巒疊嶂,山脈連綿,一眼望不到邊,山內樹木枝繁葉茂,各類鳥獸棲息於此,山下有座村莊,名為千巒村,靠山吃山,千巒村中有不少獵戶,靠打獵為生,雖然比較危險,卻也能落得個衣食無憂。獵戶們有個約定俗成的習俗,就是不打幼崽,不亂殺生,只為填飽肚子,所...

- 2017年12月29日
- 終於瞪到你

終於瞪到你

千巒山位於傲州境內,由成百上千座小山組成,山與山之間峰巒疊嶂,山脈連綿,一眼望不到邊,山內樹木枝繁葉茂,各類鳥獸棲息於此,山下有座村莊,名為千巒村,靠山吃山,千巒村中有不少獵戶,靠打獵為生,雖然比較危險,卻也能落得個衣食無憂。

獵戶們有個約定俗成的習俗,就是不打幼崽,不亂殺生,只為填飽肚子,所以一般也只是獵殺野豬,山雞,野兔等可以吃的動物,但獵戶中有個叫王洪的,卻是對這個習俗毫不理會,打獵百無禁忌,哪怕是再小的幼崽也捉,甚至連在其他獵戶心中頗為忌諱的黃鼠狼也殺,有人勸告他說黃鼠狼有靈性,最好不要招惹,再者說,那東西又不能吃,捉他幹嘛,王洪卻說他不信邪,說殺了剝皮可以拿集市上去換幾個銅錢,蚊子再小也是塊肉,也就是射一箭的事,又不費功夫,別人見跟他說不通,也就只好作罷了。

話說某天,王洪又上山狩獵,天氣不好,山上的動物都不出來覓食,王洪在山中待了半晌也沒什麼收穫,正想回家,忽然看到一顆大樹下有隻小黃鼠狼,在哼哼唧唧的刨土,不知道是在找吃的還是在玩耍,王洪心想這黃皮子雖然小,但剝了皮拿集市上也可以換兩個銅板,於是便用弓箭瞄準,一箭射了過去,哪知因為這黃鼠狼太小,加上王洪看著是個幼崽,太掉以輕心,所以竟然沒有瞄準,雖然打中了,卻是打到了腿上,並沒有射死,這小黃鼠狼受了驚,嚇的吱哇亂叫,想跑,卻腿上受了傷,吃痛走不了,只得原地打轉。

王洪剛想再給他補上一箭,卻忽然竄出一隻大的黃鼠狼來,叼起小黃鼠狼就跑,王洪心中暗喜,這大的可比小的要值錢啊!瞄準大黃鼠狼就是一箭,直射進了大黃鼠狼的後背上,大黃鼠狼吃痛,一個趔趄,差一點摔倒,卻忍住疼痛仍舊向前跑去。

王洪心想這黃鼠狼還真挺能活,箭都射進去了,還能跑,不過受這麼重的傷應該跑不遠了,於是王洪就順著黃鼠狼逃跑的方向追去,由於黃鼠狼受了傷,一邊跑一邊滴落了不少血,所以王洪就循著黃鼠狼滴下的血跡走。

這一追就是將近一個時辰,一直追到了大山深處,卻再也尋不到黃鼠狼的血跡了,但奇怪的是也沒發現黃鼠狼,王洪心中氣的直喊晦氣,想要原路返回,卻發現自己迷路了,那些來時的血跡也找不到了,王洪只好憑感覺在深山中走,走了將近兩個時辰,卻仍舊沒有走出去,這時天色漸晚,加上深山中全是高大的樹木,遮擋光線,王洪已經看不清周圍了,這種情況下想要走出去無疑是難上加難。

王洪只好在一顆老樹旁坐下休息,恢復體力,等明天天亮了再尋路,王洪閉目養神,卻又不敢完全睡著,時刻保持著警惕,怕深山中有猛獸來襲擊,就這樣過了一夜。

第二天,天蒙蒙亮,王洪便起身了,憑著自己的感覺在深山中走,但深山之中,又哪有那麼容易出去,王洪走了兩三個時辰,又累又餓,卻仍舊還在深山中徘徊,如果今天再走不出去,恐怕自己真的要凶多吉少了,王洪心想。

王洪正在擔心之際,忽聽到前面有嘈雜之聲,他非常興奮,向著聲音走去,走近一看,卻是一群「人」抬著口棺材,正在送葬,每個人都披著白孝衣,前面領頭的是個老婦人,一邊哭一邊拄著拐棍向前走,哭的十分傷心。

王洪雖然覺得有些奇怪,這深山之中為何會有人送葬?卻並沒有過多懷疑,想要上前問路,卻又覺得有些不合時宜,只好跟著送葬的隊伍,打算等他們送葬完了再詢問。

那些人來到一處空曠的地方,將棺材埋入土中,老婦人一邊埋一邊哭道:「閨女啊!你死的慘啊!你一輩子沒做過壞事,為什麼會遭此劫難啊!」

老婦人哭的傷心不已,旁邊的女子一看趕忙上去將老婦人扶起,勸道:「娘,大姐已經走了,你節哀吧。」

老婦人好不容易止住哭,從一個籃子裡拿出三個碗來,放到墳前,然後挨個擺上了什麼東西,王洪定眼一看,碗裡放的竟然是老鼠,王洪被嚇了一跳,心想這家人的習俗可真是奇怪。

老婦人將碗在墳前一字擺開,然後又在墳前點燃了三炷香,好似在祭拜,口中念念叨叨的不知道說些什麼,說著說著又哭起來。

後面的人趕忙上前將老婦人拉了起來,勸了幾句,然後攙扶著老婦人想要離開,王洪趕緊上前,作了個揖說道:「婆婆,在下是山外的千巒村人士,誤入深山,尋不著路了,敢問婆婆知道該怎麼出去嗎?」

那老婦人駐足,想了想說道:「千巒村在此地以南,你只需順著我手指的方向走就可以了,離此地大概有三十多里吧」

王洪看了看老婦人指的方向,又朝老婦人作了個揖,說道:「多謝了。」轉身欲走,卻又被老婦人喊住了。

「現在天色漸晚,你又不熟悉山路,極易迷失方向,如若不嫌棄老嫗家貧屋漏,不如在我家暫住一晚,待明日我讓人送你回去。」

王洪想了想,確實現在天色已經有些晚了,加上自己已經許久沒吃東西了,又累又餓,於是便同意了,向老婦人致了謝,跟隨著老婦人向前走去。

不一會,來到一處府邸前,府邸修的十分氣派,富麗堂皇的,正門上面掛著一塊牌匾,寫著黃府,王洪心想如此一座豪華府邸竟然修在這深山之中,真是暴遣天物了,不知道這黃家因何原因竟然隱居於此,但王洪並未深想,跟隨著老婦人走了進去。

落座閒談中,老婦人得知王洪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趕忙吩咐人去做了幾道菜,王洪狼吞虎咽的吃起來,正吃的津津有味,卻見一道菜中有顆老鼠頭,方才明白剛才吃的竟然是老鼠肉,王洪頓時噁心的臉色都變了,乾嘔起來。

老婦人見此尷尬不已,說道:「你瞧我真是太糊塗了,因為家中遭遇不幸,還未緩過神來,忘記外來人吃不慣這山中野味,真是罪過罪過。」

王洪噁心歸噁心,卻也不能對主人無禮,畢竟是人家收留自己的,於是便道:「無妨無妨,只是從未吃過此物,有些不適應。」但王洪心中卻有些懷疑,真有人喜歡把老鼠當野味吃?

菜王洪是不敢再吃了,老婦人便叫人將剩菜剩飯收拾了,然後又派人將王洪帶到一間廂房休息,王洪跑了一天的山路,加上昨晚又沒休息好,又累又困,倒頭就睡,一覺從申時睡到亥時,最後被尿給憋醒了,王洪起來找茅廁,路過一處廂房,裡面燈火通明,隱約有人在說話。

王洪心想深更半夜的為何還不休息?恐有什麼事情,於是便待在廂房外聽裡面的談話。

「孫兒,你可醒了,可嚇死婆婆了。」王興聽得出這是老婦人的聲音。

「婆婆,媽媽呢?」一個稚嫩的聲音說道,顯然是個孩童。

「你媽媽她受了傷,去很遠的地方養傷去了。」老婦人說道。

老婦人說完便哽咽起來,夾雜著其他人小聲哭泣的聲音。

「你們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老婦人忍住悲痛問道。

「我在樹下玩耍,媽媽去給我找吃的,沒想到一個人拿箭射中了我,我想跑,卻跑不動,很著急,然後媽媽來了,帶著我跑了,但那個人類一直在後面追,追了好遠好遠,我和媽媽都跑到深山裡了,那人還在後面追,後來我就不知道了。」

王洪聽到這裡,心裡一驚,那孩子為什麼使用人類這個詞?難道他不是人類?

「孫兒你流血太多,昏過去了,是你媽媽把你帶了回來。」老婦人留著淚說道:「我們黃家世代本本分分在山裡生活,從未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也從來沒有傷害過人類,為什麼會遭此劫難啊!」

王洪聽老婦人也說人類,心中更是詫異,他用手沾唾液在窗紙上戳了個洞,探頭去看,這一看不要緊,把王洪嚇得魂不附體,寒毛都豎起來了,裡面竟然全都是黃鼠狼,一隻只跟人似的站著。

聯想到剛才那小孩說的話,王洪算是明白了,自己這是碰到黃皮子精了,而且還是被自己殺死那隻的家人,那老婦人聽到他孫兒的話也應該猜到自己就是殺死她閨女的人了,自己落到她們手裡還能有活路嗎?

王洪嚇得直哆嗦,躡手躡腳的想要離開,卻沒想到越是緊張越是出錯,一不小心踩到一根樹枝,發出咔嚓一聲響,黃鼠狼的聽覺是很靈敏的,屋裡立即有人喊道:「誰在外面?」

王洪撒腿就朝黃府外面跑,外面一片漆黑,王洪也顧不得看路了,跌跌撞撞的往前逃去,頭都不敢回一下,由於跑的太快,加上夜裡什麼都看不清,等王洪發覺前面是懸崖的時候已經晚了,王洪徑直向懸崖底下墜去。

萬幸的是,懸崖底部有一顆大樹,恰好接住了王洪,但死裡逃生的王洪卻高興不起來,雖然掉到了樹上,但也受傷不輕,腿上的血止不住的往外流,渾身不能動彈,這懸崖底下又沒個人,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自己終究是死路一條。

王洪苦笑一聲,心想沒料到為了只黃鼠狼卻把命丟了,腿部受傷嚴重,血液大量流出,王洪感覺意識漸漸的模糊了,朦朦朧朧的,仿佛看到有群人走了過來。

王洪醒來時,已經躺在了醫館裡,至於是怎麼到醫館的,王洪就不知道了,據醫館的大夫說,他們早上開門看到了王洪,就躺在醫館門口,腿上還被簡單的包紮過了,上了止血的草藥,不然王洪早就流血過多死了。

經過大夫們的救治,王洪已經沒有大礙了,只是一條腿由於受傷嚴重,治不好了,王洪變成了個瘸子,王洪說自己是罪有應得,他明白最後還是黃鼠狼救了自己,那些以恩抱怨的生靈,是王洪一輩子的恩人,也是王洪一輩子的愧疚,王洪曾想找到她們,向她們致謝,向她們賠罪,卻終究無顏面對,他將自己的弓箭丟了,從此再也沒打過獵,並且他常常勸告一些和曾經的他一樣不敬畏生命的人,萬物有靈,皆有自己的喜怒哀樂,若非為了生存,請不要傷害它們。

測八字、看手相、姻緣愛情、求財改運、趨吉避凶。
本人微信:1930705567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