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家居

相聲圈的「莎翁」和「海青」,吃過玩過看過又隨遇而安的奇人


我就是個碼字的昨天寫相聲皇后回婉華的時候筆者提了一嘴沙廣森,得,今天就聊聊這位相聲圈的「莎翁」。說到沙廣森就要提到兩件事,第一件就是他在《100年的笑聲》里精神...

- 2019年1月22日00時00分
- 我就是個碼字的

我就是個碼字的

昨天寫相聲皇后回婉華的時候筆者提了一嘴沙廣森,得,今天就聊聊這位相聲圈的「莎翁」。

說到沙廣森就要提到兩件事,第一件就是他在《100年的笑聲》里精神矍鑠的接受採訪,《雷雨》的台詞張口就來,幾十年前的外國衣服品牌記憶猶新,用網友的話說,那一看就是年輕時吃過看過玩過的人。

細看一下資料,人家沙先生早年在北京是唱流行歌曲的紅人,更是排練文明戲和話劇的導演,能唱能導能演,正經的文化大師,還曾被北京市文化委員會授予特殊貢獻獎。

然後第二件事,就是沙廣森逝世前王聲王玥波曾經去他家看望過這位世外高人,沒想到這位曾經在北京城叱吒風雲的才子晚年生活竟然如此潦倒,這讓網友們頗為感慨。

對於沙廣森的經歷,網上的資料很少,有些地方也有謬誤,筆者一一考證了一下。

1.網上有人說沙老是三四十年代的紅歌星,這個肯定是有問題的。因為沙廣森出生於1930年,逝世於2018年,享年88歲。這個出生年月很難支持他在三四十年代就是京城紅歌星的說法。

2,有些資料上說沙廣森是師從於張杰堯張傻子,是壽字輩相聲演員。這個也是有問題的。筆者考證了一下。首先,沙先生會說相聲,有老聽戶在北京聽過他說《八扇屏》,基本功還是可以的。其次,沙先生雖為相聲演員,卻並不是相聲族譜上的人。也就是說他的師承是不被承認的。

按照沙先生自己的說法,他是張杰堯的徒弟。但他和張杰堯的交集很少,能查到的只有五十年代一段時間,張杰堯當時定居西安,沙廣森去西北大學上學。這個時間段雙方是有交集的,其他時間張杰堯在北京呆的時間都不長,也許沙廣森在大學期間受過張杰堯指點,但應該沒有擺知。如果張杰堯承認他是徒弟的話,那他不叫沙廣森而叫沙松森才對。可能也是由於這段西北生活的經歷,沙先生也算是西北相聲的拓荒人之一。

其實輩分這個東西,就算張杰堯去世了無人證明,只要你人緣好也不是沒有承認的可能。比如張文順,相聲圈對他是否拜師佟大方一直有不同說法,不過張文順人緣好一直就沒人做這個文章。再比如楊少華,其實他是否拜師郭榮起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但是他人緣不好,所以這事的爭議一直都在。

沙廣森先生呢,應該是比較恃才傲物那種,雖然他九歲就開始說相聲,但是他大部分時間是以表演文明戲話劇和唱歌為主,只是到了晚年才又開始說相聲,央視導演在拍攝紀錄片的時候把他也算到相聲演員里,從職業上來看似乎也沒毛病。但是相聲界就未必承認他的師承了。用馬貴榮先生的話說,他和張杰堯的關係更像是劉德華和他的川劇變臉師傅關係一樣。所以,沙廣森先生是不折不扣的海青。

當然也有網友對張杰堯的師承提過異議,認為張杰堯才是相聲史上最大的海青。這個吧,雖然張杰堯曾經不被相聲界認可,但最後還是和解了,起碼在相聲譜系上張杰堯的師父名正言順是高聞元,張杰堯是德字輩的。同樣,在相聲譜繫上,張杰堯的徒弟名單里沒有沙廣森,那這就蓋棺定論了,也不會有哪個壽字輩的人去代拉師弟給沙先生一個輩分。

來,開始蹭WIFI了。沙廣森和郭德綱王玥波他們也是有點兒淵源的,那就是京味茶館。早在馮建華先生剛開設京味茶館的時候,王世臣沙廣森這些老頭還過去喝杯茶順便說一段,後來王玥波張伯鑫孫越徐亮李菁也加入進來,然後就是小黑胖子參加。而且後來沙廣森還偶爾去廣德樓演幾次。如果非要把德雲社開始時間算成1996年的話,那沙先生沒準兒還是德雲社的奠基人之一呢。

沙先生有句話特別能體現他的性格:「說著相聲,死在天橋的舞台上,是我最大的心愿。」而天橋就是他從小說相聲的地方。

最後還是用馬貴榮老師的話概括一下沙廣森:沙先生是一位享過大福見過大世面而又淡定隨遇而安的奇人!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