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家居

上市之路曲折,商標歸屬存隱憂,百億郎酒能否成第五瓶上市川酒?


萬變股律瀘州老窖、水井坊、五糧液、捨得目前都已經相繼上市了,如今只剩下劍南春和郎酒遲遲未進入資本市場。不過,作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最近又傳出了即將登陸資...

- 2020年2月04日
- 萬變股律

萬變股律

瀘州老窖、水井坊、五糧液、捨得目前都已經相繼上市了,如今只剩下劍南春和郎酒遲遲未進入資本市場。不過,作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最近又傳出了即將登陸資本市場的消息。

1月2日,瀘州市召開白酒產業高質量發展推進大會,郎酒股份的「當家人」汪俊林在會上表示,郎酒將會在接下來的2020-2022年搶抓機遇、打牢產能和質量基礎,做好市場布局,為2023年郎酒的騰飛打下基礎。

與此同時,他還提及到,郎酒高度重視上市工作,加快推進上市進程,力爭能夠在今年順利上市。

「群郎聲寂」

說實話,作為郎酒的拳頭產品,青花郎一直不冷不熱,沒有大賣,也難言失敗,如果不是三五百的紅花郎維持著郎酒的熱度,不冒天下之大韙去提價,恐怕青花郎是很難有機會走到台前的。

遙想當年「群郎共舞」,甚至擲出豪言說是「一花三樹」,如今汪俊林卻無奈承認「茅台是大哥」,郎酒還是重回一條老路,這大概是郎酒的「命數」吧。

央視廣告改成了青花郎,紅花郎事業部改成了青花郎事業部,當初的五大事業部目前只剩下三個,可謂是壯士斷腕。而壯士斷腕背後,其實是低迷多年後郎酒暫時無法支撐如此龐大的經銷體系,「群郎」的高壓反彈之痛,恐怕沒人比汪俊林體會更深。

說實話,作為「老大哥」的茅台當初也是有過低谷的,但茅台靠著常年下來積澱的粉絲客戶渡過了難關,這些客戶對茅台認同感很高,鑄就了茅台今天的神話。很多知名人士非茅台不喝,賦予了茅台身份的象徵,也讓茅台成為國家層面最認同的酒。

相比於「粉絲」眾多的茅台,郎酒打造的青花郎就有點遜色了,缺乏大量的鐵桿粉絲不說,靠廣告拉動了一些市場最終還是需要時間給用戶接受的。只有在青花郎賣得足夠多,足夠多的客戶喝過並給好評甚至轉化成粉絲的時候,才是青花郎成功的時候,可謂是任重而道遠。

汪俊林對青花郎是寄予厚望的,而汪俊林也不是個「失言」的人。當初在2006年的時候,汪俊林曾經給銷售剛過十億的郎酒制定出在2015年銷售破百億的目標。而最終,汪俊林不但實現了自己的諾言,並且還提前四年時間實現了。

醬香白酒可以說是白酒行業增速最快的市場,甚至有人預測,醬香白酒的市場規模很快就會突破每年千億。就郎酒來說,它將目標定在2020年青花郎單品銷售過百億,而對於作為兩大醬香鼻祖之一的青花郎來說,這個目標其實並不多。

中國食品工業協會白酒專業委員會的秘書長馬勇曾經評價過,郎酒從發酵、釀酒、產能、品質等角度來看,已經可以和茅台並駕齊驅,青花郎作為國內兩大醬香白酒也是名副其實。

上市之路曲折

拋開起起伏伏的發展史不說,郎酒的上市之路也是歷經波折,經歷十三年依然沒能將步子成功邁入資本市場。

早在2007年的時候,郎酒就計劃過要IPO上市,並成立了郎酒股份有限公司,汪俊林本人也將郎酒非借殼上市IPO時間鎖定為三年內,但之後由於自身規模、業績已經經營狀況等原因影響,導致郎酒上市IPO被暫時擱淺。

兩年後,郎酒集團再度將上市計劃擺上了台面四川金融辦更是將其列入了2009年重點上市培育第一批企業的名單之中,但次年其上市計劃卻再度被終止。之後幾年,郎酒的上市計劃經歷多次延後,雖然多次傳出消息,但最終結果都是無疾而終。

2017年以來,從調整事業部發力青花郎並且對標茅台,到產品提價以及推出更高端產品,再到加大廣告投入,一系列激進的動作被外界視為郎酒在為上市做鋪墊。

2018年7月份,瀘州市公布的《瀘州市千億白酒產業三年行動計劃(2018年-2020年)》提出瀘州市白酒主營業務收入破千億,在國內白酒金三角核心腹地的地位更穩固,並將郎酒股份公司成功上市也列入到了規劃當中。

2019年8月,廣發證券向四川證監局報送了對郎酒股份進行上市輔導的備案登記材料,並獲得了四川證監局的受理。

2019年8月16日,廣發證券向四川證監局報送了關於郎酒股份進行上市輔導的輔導備案登記材料,並於同日獲得四川證監局的受理。同年12月,四川證監局官網披露了廣發證券關於郎酒股份上市輔導工作的中期報告,廣發證券在報告內稱郎酒在輔導期內的輔導計劃得到很好地執行並取得良好效果。

今年1月2日,在瀘州市召開的白酒產業高質量發展推進大會上,汪俊林表示將力爭郎酒在今年上市和銷售收入能夠破150億。

十三年來,郎酒多次傳出上市計劃,但最終因為各種原因而被擱淺了,如果這次郎酒能夠成功在A股上市,也算是苦盡甘來了。

商標歸屬存隱憂

曾經有人猜測,郎酒股份遲遲未能成功登陸資本市場,或許跟郎酒商標的歸屬問題有關。

最初的時候,郎酒的商標歸屬於古藺縣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代縣政府持有,只是給郎酒股份在酒等商品上獨占使用。

2002年的時候,古藺縣政府和瀘州寶光集團有限公司簽訂了《轉讓協議》及《轉讓補充協議》,將郎酒集團76.56%的股權轉讓給了瀘州寶光集團有限公司。當時,瀘州寶光集團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如今郎酒股份的董事長汪俊林,並且是第一大股東。

但值得注意的是,當初古藺縣政府進行轉讓的時候,商標、商譽等無形資產仍然歸古藺縣政府所有,並未劃分給瀘州寶光集團有限公司。

2010年,古藺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將商標轉給了古藺縣久盛投資有限公司,其兩大股東分別是郎酒股份以及古藺縣國有資產投資經營公司,前者持股80%,後者持股20%,實控人為汪俊林。

儘管後來汪俊林控股了久盛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但國有股的轉讓必須掛牌交易,所以對於當前郎酒商標的歸屬問題,依然是一個待解的謎。

如今,郎酒基於擴張企業規模,很大程度是因為其商標權至今與業績緊密掛鈎。當初的對賭協議約定,只有郎酒的市場營收達到120億的時候,郎酒商標的歸屬權才是郎酒的。而郎酒在2011年的時候營收就已經破百億,2012年保持這一水平,之後幾年有所下滑,但查詢郎酒有關的「郎酒」、「郎酒老郎酒 1956」、「郎酒紫砂郎」等商標,目前依然屬於古藺縣久盛投資有限公司。

如今,汪俊林再度出來表示郎酒要IPO上市,或許對公司的業績達標已經有了時間表,解決商標問題將會提上日程,上市的時間也不會太遠。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