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家居

三屆豬年春晚過去,你迎來了第四屆佩奇


談資1第一屆豬年春晚,也是開天闢地第一屆春晚。沒有趙本山,沒有倪萍,沒有馮鞏牛群,只有趙忠祥。1983年,四十一歲的趙忠祥擔任首屆春晚主持人時,平均1000個中...

- 2019年2月04日00時00分
- 談資

談資

1

第一屆豬年春晚,也是開天闢地第一屆春晚。沒有趙本山,沒有倪萍,沒有馮鞏牛群,只有趙忠祥。

1983年,四十一歲的趙忠祥擔任首屆春晚主持人時,平均1000個中國人有一台電視機。電視機上幾乎只有「中央電視台」一個頻道,所以除夕夜有多少人打開電視,就差不多有多少人新奇地看著前所未見的春晚舞台。

當時的春晚舞台還不是後來的一號演播廳。十幾張圓桌擺上茶和瓜子,空中掛點花花綠綠的彩帶,普通單位聯歡會的氣息撲面而來。觀眾席上幾乎都坐著演員,放下瓜子上台表演,表演完畢下台喝茶。

第一屆春晚的第一個節目,就是李谷一獨唱《拜年歌》。因為多年的貧乏封閉,電視機前是幾千萬給啥看啥、看啥愛啥的絕世好觀眾,所以無論什麼節目,都能讓人喜笑顏開滿懷愉悅。

四個多小時節目,相聲占了足足90分鐘。馬季趙炎三段,姜昆李文華三段,侯耀文和于謙的師傅石富寬在台上一講就是半小時。姜昆還跟李谷一合唱一首《劉三姐》,也沒人覺得他在混臉熟。

「青年演員」劉曉慶獨唱兩首,在電影《少林寺》里唱《牧羊曲》的鄭緒嵐獨唱三首,李谷一獨唱七首半。許多年以後,經歷過大大小小潛浮規則、才能在百人大聯唱中喊一嗓子的歌手們,一定很心塞沒有早生幾年。

春晚破天荒開通了四部熱線電話,從號碼位數看,偌大的中國當時的電話數量不會超過一萬部。但即便如此,除夕夜北京電信局的熱線仍然被打得發燙。技術人員不僅準備了備用器材,還備好了消防器材。

四部熱線電話大多數都是一個要求,要聽李谷一唱《鄉戀》。這首作於1979年的歌曲,因為詞曲溫柔細膩,已經被戴上了「靡靡之音」的帽子。不僅主流媒體一直在批評,就是李谷一所在的中央樂團也警告她:再唱《鄉戀》,你就走人。

《鄉戀》使用的是氣聲唱法,也就是當時紅極大陸的鄧麗君使用的唱腔。1979年中國女排奪得亞洲冠軍,霍英東在香港設宴慶功,女排姑娘們最大的心愿是見一面鄧麗君。鄧麗君不但翩然而至,而且現場清唱兩首,把年輕的郎平們變成了中國第一批追星族。

《鄉戀》不受待見,但擋不住群眾喜歡。坐陣把關春晚的廣播電影電視部部長吳冷西,第一次看到觀眾的電話點播記錄單時是拒絕的。後來記錄員又端上一盤點播單,至少有兩三百個。

於是吳冷西咬咬牙,通知春晚總導演黃一鶴,上《鄉戀》。黃一鶴火速找來伴奏帶,李谷一在全國人民的螢屏前,唱了這首群眾喜聞樂見的歌。那一屆的春晚沒有《難忘今宵》,只有這首開天闢地的《鄉戀》。

多年以後李谷一感嘆:鄉戀一唱,歌壇開放。

1983年,正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五年,一切似乎都煥然一新。首屆春晚,即是典型。

2

十二年之後,五十三歲的趙忠祥仍然作為主持人站在第二屆豬年春晚的舞台上,搭檔是倪萍和後來去了鳳凰衛視的許戈輝。而趙本山和馮鞏牛群,也已經成了春晚的熟面孔。

趙本山跟范偉的小品《牛大叔提干》,是兩人第一次聯手在春晚亮相,貢獻了許多至今仍然為人所引用的金句:

「大家吃好、喝好……喝好、吃好……」

「早也陪(酒),晚也陪(酒),終於陪出了胃下垂。」

「這扯蛋扯蛋,是不是就擱這兒來的?」

小品的內容是牛大叔去找鄉長解決學校的窗戶玻璃,最後以失敗告終。趙本山後來再也沒有演過這樣的小品。

而馮鞏也在這一屆春晚上,第一次說出了每年必有的那句「我想死你們了!」他和牛群搭檔倪萍的相聲《最差先生》,雖然已經沒有了過去《小偷公司》里的鋒芒,但也仍然不乏包含了相聲本質的金句:「白天跟著輪子轉,中午跟著盤子轉,晚上跟著骰子轉,夜裡跟著裙子轉。」

大家笑一笑,笑完就聽歌去了。1995年春晚後來被評為三十多屆春晚中的前三甲,不僅因為電視拜年的有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加利、正妻尚未亡故的楊振寧、時尚達人靳羽西,更是因為這場綜藝秀里唱了三十多首歌紅了二十多首,而歌手們後來的生活也堪稱五味雜陳。

很多年以後唱「詩和遠方」的老狼,在春晚上唱《同桌的你》,詞曲作者高曉松那時還沒有一個名字叫矮大緊。

東北歌手那英,唱了一首為「三一五晚會」創作的打假主題歌《霧裡看花》,因為同甲A聯賽北京國安的當紅前鋒高峰之間的戀情,而被球迷指責謾罵。但那英真正走紅,還要算三年後跟王菲合唱的《相約1998》。

二十三歲的江西妹子楊鈺瑩,二十歲的時候憑藉《風含情水含笑》一夜紅遍中國大陸,和數年後才曝光同志身份的毛寧一起被稱為金童玉女,專輯銷量輕鬆突破百萬。在春晚上她唱《輕輕地告訴你》,其時正與二十一歲的福建人賴文峰相戀。

劉德華雖然之前和毛阿敏、張雨生一起隔空合作過《願你心中常駐芳華》,但親身上春晚舞台演唱《忘情水》還是第一次;台灣歌手出場的是玉女孟庭葦,《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也是當時大街小巷耳熟能詳的金曲,誰又能想到二十三年之後的2018年,她被前夫曝出與同性女秘書出軌導致婚姻破裂的傳聞。

那屆春晚,人人幾乎都能哼幾句的歌還有許多:《中華民謠》、《牽掛你的人是我》、《縴夫的愛》……但最能代表時代的,是張也的一首《萬事如意》:「親情鄉情甜醉了中華兒女,一聲聲祝福送給你萬事如意。」

就在剛剛過去的1994年,六天工作制變成了五天。中國人對未來充滿希望,真正體會到了蒸蒸日上的感覺。歌舞昇平的時代,需要的就是真正歌舞昇平的一屆春晚。95春晚歌頌最踏實的正能量,發自內心,無比真誠。幾個小時的春晚,讓中國人前後一年都唱著春晚歌。

3

久經考驗的資深主持人趙忠祥,在2006年年底曝出與饒穎從強暴到性虐的各種細節,雖然趙老師反駁及否認,但已然晚節不保。別說已經淡出春晚舞台,就算他雄心不死還想起來試試,也不可能再有機會。

這一屆的主持人有六人:朱軍、周濤、李詠、董卿、張澤群、劉芳菲。那時劉芳菲還沒有出事,堪稱央視當時的最強陣容。

二十多年春晚過去,網際網路早就統治全球,觀眾也早已經有了審美疲勞。牛群馮鞏早已分飛,相聲也早已一蹶不振。宋祖英上一次豬年春晚時還在唱《辣妹子》,這一次換成了《和諧樂章》。

跟火風和龐龍合唱《老婆老公我愛你》的是尚未成名的姚貝娜,全然不知自己五年後才會紅、而八年後就會離世。

趙本山黃宏江郎才盡,張韶涵容祖兒力不從心。而在第一屆春晚中登台的一些演員,二十四年後仍然在面對已經越來越無感的數億觀眾,包括馬季的老搭檔相聲演員趙炎、時不時在春晚上露個面的演員嚴順開、83春晚和07春晚雷打不動唱同一首《馬鈴響玉鳥唱》的歌唱家胡松華,還有唱《難忘今宵》的李谷一。

但演員們演出再賣力,最後還是被主持人們搶了風頭。在零點報時之際,六名主持人相繼出現了忘詞、搶詞、冷場、口誤、異口不同聲等多種低級表現,上演了春晚史上前所未有的「黑色三分鐘。」

事後據傳李詠和朱軍在後台大打出手,而李詠也就從此告別了春晚舞台。當時沸沸揚揚,如今十二年過去李詠已離世,朱軍也因曝出的性騷擾實習生事件而灰頭土臉。鐵打的營盤流水的主持人,即將到來的第四屆豬年春晚,一哥換做了《新聞聯播》的主持人康輝。

從第一屆春晚開始,三屆豬年春晚已經見證了中國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一路走來的歷史。如今,你迎來的是新一屆的佩奇。春晚曾經有過無比的輝煌,如今仍是除夕夜的焦點之一。畢竟四個多小時的歌舞、戲曲、相聲、小品和雜技,就算要刻意不折射時代,也沒可能的。

與以往相同的是,最後的壓軸仍然是已經七十五歲的李谷一;與以往不同的是,她早已不唱《鄉戀》了,而是皆大歡喜的《難忘今宵》。

參考:NK丟丟《那些年你白看了的春晚——83篇,千奇百怪的史前娛樂》、《你沒看過的春晚95篇:饕餮盛宴》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